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三十节 仪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节 仪式

    两名弟子面带尴尬的上前搀扶跌落在地的李云涛,顺便帮他拾起掉落的行礼。

    趁这功夫,岑雨萍提了个小小包裹跃下车辇,动作看似轻柔舒缓,实则小心翼翼,她脸色仍有些苍白,特别是那对珠唇明显欠缺血色。

    山间一阵夹杂着浓郁水汽云雾的暖风拂过,吹得她一身水蓝霓裳裙摆迎风微摇, 纤薄的衣料被风吹得紧裹在她身上,将凹凸起伏的丰腴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缠于双臂的云霞披锦摇曳升腾似欲乘风而起,衬得她好似画中走出的仙子。

    “长老。”两名弟子拾起行礼之后,齐齐恭谨的作揖行礼,不敢抬头直视此时风姿卓约的画中仙子,脖颈间的喉结悄然上下浮动,将一口馋涎偷偷咽下。

    “掌门可在?我记得走之前他说要择日闭关再做突破,不知是否已经闭关。”岑雨萍声音平淡中夹杂些许疏冷,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冷傲感觉,与和李云涛一起时喜怒无常巧笑嫣然的生动形象大相径庭。

    “掌门尚未闭关,此时正在琼霞殿处理宗内事务。”一名弟子低头答道。

    岑雨萍点点头,当先迈步向通往建筑群的通道行去“我有要事需当面面见掌门,这便去吧。”

    “长老,为何没见孙长老同归?”另一名弟子问道。

    “我这边去面见掌门就是要禀明此事。事情很急,你去通知各峰首座长老到琼霞殿聚首,我先去见掌门,这小子领他去客殿等候。”岑雨萍边走边说,脚下一步不停。她看似走得舒缓悠然,速度却快得匪夷所思,话音才落人已经远远的只剩个火柴盒大小背影。

    平台上剩下三人一鸟看着她远去,彼此对视片刻才回过神来。

    “我去通知各峰首座。”被岑雨萍发下指令的弟子对同伴点点头,快步往岑雨萍离去的方向跑去。

    “这位...师弟,请随我来吧。”剩下的那名弟子用有些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番李云涛,这才开口说道。

    李云涛也不废话,带好行李跟他往平台出口通道走去。

    见众人离开,妖鸟小青站起身,蹦蹦跳跳走到平台边缘,而后双爪在一蹬跳了下去,,待飞落一段距离之后它展开双翅,往主峰背后一处地方飞了过去。

    李云涛跟着那名弟子走出平台广场进入建筑群,这处建筑群就仿佛前世曾在影视剧里见过的大户人家修建的大庄园,飞檐斗拱的几处高大殿宇周围错落着复数的庭院、阁楼,以廊道环抱相连。其间虽没有假山奇石,花园水榭这些凡俗的园景点缀,不过这巍峨山巅本身云霞环绕,险峻奇峰环伺,本就是最难得的景致。

    跟着领路弟子进入一处园景颇为精巧的偏殿院落,引到殿内落座后,自有负责接待的女弟子奉上茶点,但也仅此而已。她为李云涛上了香茶点心后,就仿佛没事人一样甩下这位客人,绕过殿侧一处屏风走了,独扔下这位客人自己待在偏殿里。

    到这时,李云涛才有功夫细细打量这些建筑。

    两人环抱的数十根巨木为柱,撑起的这座偏殿内里环境已是李云涛在这个世界见过最高大的建筑,就算比之术士议会的内部格局也犹有过之。

    殿内空间极其宽敞,除开两排用来款待客人用茶的座椅茶几,中央空出来的中庭就算开一场舞会也不会嫌小。

    地面是一米见方的青石铺地,用脚使劲踩上两脚,厚实得连个回响都没有,也不知用的是石板还是整块岩石立方。

    四面墙壁上开着的雕花镂空木窗比人还高大许多,墙面上挂画有山水、有奇花,有异兽也有书法字帖。即使是李云涛这种不懂字画的人也能看出这些字画的珍贵绝非寻常。

    就单只那副字,狂草的文字书写得不仅气势磅礴,且在飞扬的字里行间自有张弛法度,大大小小的字迹首尾相连,竟组合出别样韵味,不仅有那天河泄地般的酣畅淋漓,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舒适自在藏韵其间,虽然一个字也没看懂,不过并不妨碍李云涛欣赏艺术品。

    “这家伙要是拿到世界艺术品博览会上展示,怕不是要打死一大片所谓的‘大家’之作。”李云涛看着那副字,忍不住喝了口茶帮着演示吞口水。

    倒也不是李云涛只懂得看字,实在是这幅字在所有字画中最为引他瞩目,目光不自觉就被它吸引。

    看得久了,他竟觉得字中有人正在舞剑,自那墨色第一笔落下,便好似有人行剑起舞,剑势狂放不羁凶悍张扬偏又连绵不绝丝丝入扣,一招一式之间总有衔接衍变,时而高低起伏偏转急进大开大合时而流银泄地纤巧婉转于不思议间递出精妙绝伦的一击。

    这剑在他手中仿佛成了画笔,成了柳条,成了草叶和飞花,李云涛越看越痴,心神止不住被吸引沉浸进去,就连呼吸都被他忘却,竟再也拔不出来。

    啪~

    一只温热手掌落在他肩头,无形的力量让李云涛猛打了个激灵,这才深吸一口气,心神落回了自己身上。

    “你就是师尊新收的‘弟子’?”一把温婉嗓音在弟子二字上咬得重了些,问道。

    李云涛下意识回头,一节白皙修长的脖颈和与之相连的纤小圆润下巴进入他视野中。

    目光上移,一张清秀娇俏的微圆脸庞被他映入眼帘。仿如远山的淡薄黛眉,微垂眼角的深棕色水眸,睫毛修长,宽而深的双眼皮配合睫毛将眼线勾勒得极其分明。小巧圆润的鼻子鼻梁不显,眼眶浅浅的,下雨时不打伞想来是看不清路的,一双混润的樱唇上唇略薄,下唇浑厚饱满,一颗浅棕色的美人痣藏在左侧下眼角。

    这是位已经长成却还未至最绚烂年景的青年女子。

    她身段不算高挑,站在李云涛背后,也就比坐着的李云涛高出小半身,隆起的前胸规模比之岑雨萍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不知这位小姐姐从何说起,我可不记得我有拜入过琼华宗门墙。”李云涛嗅着身畔飘来的水仙幽香,回应说道。

    “你...不是跟着岑长老回来的弟子么?”女子皱皱眉,旋即问道。

    “小姐姐说的没错,我的确是跟着岑雨萍岑姐姐来到琼华宗的,不过我现下是御剑门学徒,虽然还算不上门人弟子,却也不好随便乱投其他宗门。”李云涛转回头,喝了口茶解释道,总盯人人家看实在不太礼貌,而且琼华宗给的香茶的确不凡,入口下咽之后,一股清新自然的香气由内而外散发出来,随之香气遍走周身,仿佛连身体都跟着被这香气洗涤了一般,就连这一日夜没吃饭的饥饿感都被冲淡了许多。

    “原来是御剑门徒,那倒是我们误会了。”女子微微讶异,而后绕过椅子走到李云涛面前,左手捏了手印,微微躬身行礼。

    “琼华宗岳雨仙子坐下弟子,文听雨这厢有礼了。方才听闻师尊带回了新弟子,顾来相见,还有误会,望道友不要怪罪。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李云涛连忙放下手里茶盏,站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襟,这才抱拳行礼道:“在下御剑宗学徒李云涛,这趟出来劳烦岑姐姐照顾,你既是岑姐姐坐下弟子,小子感激还来不及,哪敢怪罪。想来是我和岑姐姐一同返回,又是这般打扮,让接待的师兄们误会也是正常的。”

    李云涛此时形象的确说不上好,毕竟就那身瑟琳娜帮忙挑拣换上的异域服饰,又经历了一番战斗折腾,此时不仅沾着许多灰尘,还破了好几个洞。衣服本身版型在异域也算上乘,可他绑着武装带,挂着腰包、箭筒,工兵铲,说他像个西方国度的佣兵也不为过,可他偏偏是一副东方少年的长相,黑色黑瞳特征明显。

    “看道友这打扮可是在西方遇上了我师尊,听说她一回来就面见掌门,说是有极重要的事禀报,也不知是何等要事。师有事弟子服其劳,放道友一人在这迎客殿枯坐,倒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怠慢了。”文听雨再次行礼,态度诚恳的说道。

    “岑姐姐说是大事自然是极大的事情了,我这个沾光搭顺风车回大雪山东方的小子怎么有资格知道,这一路上我就窝在车辇前面的驾驶位上看风景,倒是和小青聊得颇为开心,你别说,这小青虽是云雀妖鸟,说话又快又多又好听,和它聊天一点也不用担心无聊。这位文姐姐,敢问小青是何品种鸟妖,小子想着以后如果结实妖兽伙伴,也找这个品类的结交,待在一起想来会很合得来。”李云涛眼珠一转,转移话题说起妖鸟的事情来。

    “呵呵~”文听雨掩嘴轻笑:“那小青的确嘴碎,你若和她说一句话,她能蹦出六七句回你,你竟然不嫌弃她话痨,倒是少见。不过若是让小青知道你说她是云雀妖鸟,怕是要遭她一通数落了。别看小青现在这副样子,她可是名副其实的神禽青鸾血脉,只不过她现在是幼年期,还没长开样子就是了。”

    “什么,神兽青鸾?!”李云涛故作讶异的张大嘴,用手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迎客殿内挂着的异兽画卷,画卷上画的虽不是禽类神兽,意思却表达的很明确。

    就那大号云雀的肥鸡仔模样,竟然是神兽青鸾的幼崽,李云涛的震惊有一半倒不是作假。

    “神兽血脉寿命悠长,成长比之我们人族需要耗费的岁月更甚不知凡几,我们人族从年幼到老去,匆匆一生换做神兽青鸾,也许还不够它从幼年期踏入成长期。”文听雨不无感叹的点头说,言罢她转身向殿外方向。

    一名生得极白净漂亮的白衣少年自一根殿柱后方闪身出来,对着迎客殿里两人点点头,而后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去。仿佛不屑与二人交流。

    “唉~这孩子!”文听雨叹口气,待要开口介绍时,后厅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一名留着长须的华服长袍中年人率先绕出屏风进入会客殿。

    文听雨瞧见那中年人,连忙住了口,低头作揖行弟子礼。

    “宗主。”

    在中年人身后,又先后跟着走出三人,分别是纯白胡子垂到腹部的却身形挺拔行走如风的老者;留着两撮八字胡,脸颊圆润的国字脸中年人;以及岑雨萍。

    “原来是听雨在待客。”打头的中年人宗主点点头,在他身后的岑雨萍对着弟子使了个眼色。

    “宗主有事,弟子这便告退。”文听雨见师傅眼色,赶忙作揖说道。

    “去吧。”宗主点点头,待文听雨退出迎客殿走远,他才转头看向李云涛。

    “在下琼华宗第二十五代宗主,孙觐修。小友莫要紧张,这几位都是宗中长老,来此是为了询问一些事情。雨萍向我们禀报了一些事,但仅一家之言不足以为信,需要和你对照印证一下。小友只需照实诉说便是,我以宗主之名作保,琼华宗绝不会难为小友。”

    接下来自然是对李云涛西方之行的一番询问,特别是对通道另一端那片冰天雪地世界,更是事无巨细的探问。在他问话期间,那名老者手掐法决,用术法将问话的全过程记录成影像。

    李云涛原本以为他们会着重询问岑雨萍受伤,孙璟箫被控失踪的过程,没想到对方却只问异界的情况,之前打的腹稿全部作废,只能一五一十的如实回禀。

    问话告一段落,那孙觐修也觉得问无可问,该交代的李云涛都说过了,就算他变着法儿旁敲侧击,回答的内容也大致相当。他略作沉吟,自身灵感忽而一闪,被他敏锐捕获,转而问身旁的岑雨萍:

    “我记得你说过,他们师徒是去探查魔兽踪迹期间遇袭才走散了的?”

    “正是,弟子不敢有一句妄言。”岑雨萍心中早就腻味了,表面只得继续装作一副恭顺样子。

    “雨萍莫要误会,你说的话我自然是信的,我只是想问可有他师傅回返的消息?”孙觐修面色和蔼的一笑,转而问另一边的微胖修士。

    “咦?宗主既然提到,我记起来倒的确有这么回事。只是当时没往深处想,只道是其他宗门的内务,无需在意。”微胖修士微微一怔,旋即从胸口里掏出本封皮磨损严重的小本子,翻开小本子,内里是一页页的活页,活页上做出小小的纸兜,每口纸兜上都有对应宗门的名字,他动作娴熟的翻到写有御剑门的活页,找到标记了名字的纸兜,里面层叠装着一小打书签大小的纸条。

    “我没记错的话,你师傅叫宋廷煜?”胖子问李云涛。

    李云涛赶紧点点头,想不到能在这里得到老宋的消息,不提也就罢了,被几人这么一提,他也有些担心起老宋这个便宜师傅来了。

    胖子用那看似粗笨的手指极为灵活的扒拉纸条,到最后几张时,自里面抽出来一张。

    “五月二十一,御剑门行走宋廷煜重伤,由妖兽伙伴携同归反,昏迷有言:仪式。其意不明。”

    “仪式.......?!”李云涛下意识复述一句,转而猛地看向岑雨萍。

    二人回返东方的途中,岑雨萍曾说也许魔族掠取人族人口并不仅仅为了掠取灵魂力量欺骗我方世界法则。如今师傅宋廷煜留下的口信正好将这件事的最后一块重要拼图凑齐。

    如果只是掠取灵魂和口粮,魔物袭击城镇大可当场吞吃,完全没必要将所有人都带走。可带走之后做什么。

    通过通往另一个世界之后看到的海市蜃楼是这边世界的景色。而在这边世界却看不到对面世界的海市蜃楼景色,只能受到那冰原影响,沙漠温度远低于正常值。

    小青飞行回返的途中被无形能量波动震晕,两人发现下面沙漠处出现了对方世界的海市蜃楼。

    李云涛已经猜出了这件事魔族的意图:

    “他们掠夺人口,是为了带回本身世界用来进行仪式,开启通向我们世界的传送通道。”

    “那小型通道怎么解释?”岑雨萍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旋即又提出质疑。

    “罗瑟兰由曾经的翡翠圣域变成现在的荒芜沙漠,必然是两个世界碰撞交汇的影响。双方的世界法则碰撞必然会在对方世界上撕出许多小口子,这些小口子就是那些小型通道了。”

    “如果我猜测没错,在两个世界碰撞中,是我们这方世界占据了优势,这一点看对面世界的情况就知道了,他们那边明显受影响更多,只是她们受到的影响都是正面的,将原本的冷寂冰原化成了一片生机盎然的草原。而我们这边,则是负面影响,翡翠圣域变成了沙漠。”李云涛摇着头感慨道“真不公平。”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绝对公平的事情,既然这件事被你发现,它们再想过来,可没那么容易了。”孙觐修用欣赏的目光再次上下打量李云涛,这个少年方才的一席话着实让他心中惊讶。

    其实少年想到的他也已经想到了,只不过他没想到这小小少年竟然能想通这其中的关节,不得不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另外两位长老又何尝心中没有惊讶,琼华宗作为东方宗门总的一线大宗,弟子中不乏惊才绝艳之辈,能让他们心动的已经不多。心里着实有些动了挖墙脚的想法。

    “不好,他们掠走了璟箫,以他的修为,足以顶的上百千凡人,若是用璟箫的血肉魂魄献祭进行那仪式,岂不是很快就能开启一道正式通道?”那长须老者眉头一抖,上前一步对宗主孙觐修说道。

    “先前能够从世界裂缝通道中过来,想必不会是那方世界中的厉害角色。若是按情报里的说法,在它们世界,即使是最弱的劣魔,战力都比在这边高出不止十倍,若是被他们开启通道,事情可就难办了。”胖子摇摇头,已将那记录情报的本子收了起来。

    “宗主,还请尽快决出对策,此事甚大,宜快不宜缓。”

    “这个我自然知道,怎么也不能叫吾儿的性命成全了这些异类魔障,我们这便回琼霞殿吧,想来各峰的主事已经从术法影响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现在正好拿出个决策,先用哪几峰出人做先锋哨探,这一回可是事关人族大事,却不是我一家的问题了。”孙觐修点点头,身上腾起一股沛然莫御的雄浑气势来,整个人瞬间好似那宝剑出鞘,锋芒万丈。

    李云涛被那气势震慑,不自觉就往后退,连身后的椅子都被他撞倒在一边。此时再看那一直温和说话的宗主孙觐修,虽然眼睛里还是这么一个英俊出尘的中年帅哥,感觉中却已经是一座必须仰头才能看清的巍峨山峰。面对这座山峰,他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说完,孙觐修对李云涛点点头,昂首阔步往来时的通道折返,尽管每一步落下李云涛都看得清楚,却只一个呼吸,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快得不可思议。就连那跟在他身后的老者,速度也一点不慢。

    场间留下胖修士和岑雨萍陪着李云涛。

    “这位小友若是不急,可留在我琼华宗先修行一段时日,若着急,我们会安排你回御剑门。”胖子对李云涛点点头拱了下手,微笑着说道。

    孙觐修离去,那股威压亦伴随他逐渐远去,李云涛这才好受了些。

    “既然我师傅重伤,我作为弟子自然要先回去看他,没道理继续留在贵宗叨扰。”他抱拳恭谨的对那胖子说。

    岑雨萍笑着点点头,这小子虽然有的时候给人感觉没大没小野得很,关键时候还是能谨守尊师重道这些原则的。

    若是别人一句好话,就另投门庭,她反而要瞧不起他了。

    “既然如此,我便安排门下弟子送你回返御剑门,宗中还有其他要事,留岑长老与你叙话,我就不在这里作陪了,莫要怪罪。”胖子不知可否的点点头,心里倒也没什么失望。毕竟再好的弟子,品行不行也不能要。

    “您言重了,是小子耽误了您的时间。能跟在宗主身边,您必然是这琼华宗中极为关键的机要人物,小子有幸能和您说上几句话,回门里之后都好和师兄弟门吹牛了。”李云涛继续抱拳,嘴上却半开玩笑说道。

    胖子嘴角一扬,显得有几分得意。

    “你这小子说话倒是好听,人又机敏活络,我都忍不住想挖御剑门墙角了。以后来琼华宗办事,报我名号就行,绝对没人感难为你。我安鸿浩这几分面子还是有的。”

    “多谢安长老。”

    胖修士安鸿浩迈开步子离去,只留下岑雨萍与李云涛在迎客殿里。

    “你小子竟然还知道第一时间回去看师傅,我当你早把他忘了呢。”岑雨萍调侃道。

    “其实也差不多忘了,老宋他哪有岑姐姐这般魅力惊人,若不是听说他受了重伤,我肯定要赖在姐姐身边多待上几天。”李云涛连忙讨好的迎了上去。

    “得了吧你,照我看,你只想着赖在我身边蹭吃蹭喝。”她剜了他一眼,指着茶几说道。

    之前女弟子奉上的香茶和点心,早被李云涛吃的渣都没剩一点。

    “唉~这您可冤枉我了,我这不是一天一夜都没吃饭了嘛,正饿得慌,所以只能拿这些点心垫一垫咯。”李云涛解释说,脸上一点难为情的意思都没有。

    “这点心都喂不饱你?你是不知道这点心的好处才会这般说。”岑雨萍微微有些诧异

    “我琼华宗用来招待客人的东西怎么会简单?这灵茶你既然喝过,应该知道个中妙处。

    这茶点当也不是普通的点心,材料取用的都是各种灵植果实研磨而成,何况里面还加入了后山化形蜂后供奉上来的王浆,再以秘制手法烘培而成,味道自不必说,只一块提供的能量就足够普通人三四天活动所需。

    这一块放到山下,足够王公贵族用一盘金银来换。你倒好,自己干掉了一碟九块茶点,竟然还敢说垫一垫,怎么没撑死你?”

    她用手指往李云涛额头点去,却被后者下意识闪开,显然是怕了她的弹指。见他躲闪,她更不打算放过,一根手指追着他额头,非要点上去不可,到最后李云涛没辙,赖驴打滚般逃到几步之外去了。

    看他狼狈的样子,惹得岑雨萍一阵娇笑,显然看到李云涛吃瘪让她非常开心。

    笑了一阵,她渐渐收了笑声:“好啦,不与你闹了。此番别过不知何时还能相逢,你...且好好保重,你我认识一场也算缘分,这玉牌还是留与你,若是修行上实在不明之处,可以用玉牌联系我。我会派信使去取信。”她将之前悬在腰间的玉牌取下,素手递了过去。

    “哦,我还以为是小灵通,没想到只是个传呼机。”李云涛意识到,分别就在当下,情绪不免有些低落。

    和岑雨萍相处的时间不算久,但是她对自己的指点和照料,这份恩情不是随便一个人就会随随便便给你的。更何况两人相处颇为愉快,没有丝毫代沟和身份之类的隔阂,融洽的就好像普通朋友一样。

    此时就要分别,还真有些舍不得。

    “你的伤不会留疤吧?”他问道。

    “留不留疤关你屁事?”

    “留疤的话不好看,而且也没法穿比基尼。”

    “什么是比基尼?”

    “就是类似西域舞娘那种衣服,游泳的时候方便活动。”

    “你还想看我游水?才几岁就不学好,你就和你那师傅一样,当一辈子光棍吧!”岑雨萍抬脚欲踹。

    一名青年男弟子从迎客殿门外花园转了进来,正撞见岑雨萍扯起裙角抬腿蹬踏的动作。那条摆的耀眼的大长腿瞬间就占据了他全部视野,惹不住就咽了口口水。

    岑雨萍当即定格在那里,仿佛被施了定身咒。她尴尬的收回抬起的长腿,放下裙角,咳了咳:“你刚才什么也没看见?”

    那弟子赶紧摇头。

    “你这意思是看见咯?是不是需要我帮助你忘记点什么?”

    那弟子发现摇头不对,赶紧点头。

    “哟~我才出去几日,没想到弟子们都这么硬气了。”

    那名男弟子仿佛要哭了,一脸委屈的陪着笑脸说:“岑长老饶命,弟子什么也没看见。”他一边作揖一边往后退。

    “好啦,知道了。看你这笑得比哭都难看。”岑雨萍这才放过他,又恢复了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范儿。

    旁边李云涛见了,立在一旁偷笑。

    “还有你,赶紧滚,看到你这小混蛋就烦,琼华宗是我的地盘,再让我看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对李云涛瞪了一眼,又转回那男弟子“你是来接他离开的吧?你叫什么?”

    “是,弟子太华峰关云清,接了安阁主下达的任务,送这位师弟去御剑门。”男弟子恭敬回答说。

    “关云清?我记得你有头白鹤可以飞行,我记下了。此去御剑门路途遥远,虽然我族已与云山大帝协议合作,不会遇上大妖刁难,但仍需小心谨慎,武海与青霄两位妖帝尚未认可云山大帝签署的协定,需得提防它们坐下的妖族作祟。”

    “弟子谨记,谢长老提醒。”关云清再次作揖。

    “下去取些点心给他带上,别叫御剑门说我琼华宗小气,连份伴手礼都不舍得送。”岑雨萍点点头,用团扇掩着嘴打了个呵欠:“行了,你们这就去吧,我乏了,就不去送行了。”

    说着,岑雨萍施施然往内堂通往他处的廊道缓步离去。

    “姐姐保重。”李云涛抱全,情真意切的说道,目光送她离开。

    岑雨萍摆了摆团扇,算是听见了。

    待她彻底消失在廊道尽头,关云清才直起身胡出口气,今天看到的一幕绝对够自己在几名好友聚会时狠狠吹上一阵,向来被众弟子奉为心中仙子的那位清高孤傲的琼华之花,竟然提着裙摆露出长腿踢人,当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他旋即想到如果说出去之后自己可能会是个什么下场,不禁缩了缩脖子,还是老老实实装傻充愣罢。

    接着在关云清带领下,两人去后殿的食堂领了一份精致三层食盒装的点心,带上李云涛的行李,一起去往李云涛来时降落的山顶平台广场,就看见一艘人间战船模样的飞舟正在离开。

    那伸出船侧的划桨,桨叶上篆刻的字符法阵绽放着夺目的金光,搅动出层层仿佛水浪般的青色气流,气流承托着船底,载着它飞在空中。

    李云涛二人看了一会儿,便搭乘上自己的飞行座驾,一头算上头腿四米多高,身躯近两米长的白羽仙鹤。

    ‘好家伙,比鸵鸟大。’李云涛心中啧啧评价,联想到曾经看过的鸵鸟骑士视频,心里不禁直打鼓。这玩意儿骑着能舒服才怪了。

    “流云仙子不喜欢鞍鞯,所以我们只能乘在他背上,行李需得自己抓好,免得掉下去。”关云清微带歉意的解说道。

    “即使是签署了合作协议,我们修行者能得到的妖族伙伴也极其稀少,能飞行的伙伴就更显珍贵。这位流云仙子是我祖父事就养在我们家的家养坐兽,如今已修成妖气,正式成为一名妖修,这在琼华宗内也是屈指可数的福缘了。要知道宗内弟子有妖族伙伴的,总数尚且不到三成。

    自从流云仙子修成妖修之后,帮了我许多大忙,诸多宗门任务都是靠她才能完成,当然这没法和你们御剑门比,听说你们御剑门妖族伙伴人手一位,真不知道你们掌门怎么办到的...啊,说着说着就忘了正事。

    我本想说流云仙子脾气很好的,只要不犯到她几处忌讳,一般不会与我们为难。”

    在关云清解说的时候,李云涛打量着眼前的婷婷鹤立的大鸟儿,而那仙鹤流云仙子也用一侧的红色眼瞳打量着这位乘客,尽管接到这类送人的任务已经很多次,每次她还是忍不住要好好确认乘客是否会对自己构成威胁,是不是自己讨厌的类型。

    看着鹤仙子那宽阔的覆满白羽的背脊,李云涛就有些怀念起小青了,那个青鸾血脉的超大‘云雀’看着又肥又圆,哪怕不背鞍鞯车辇,它那后背想来乘在上面也会很舒服。

    在关云清帮助下,两人乘上鹤仙子的后背,那覆满白羽看似宽阔的背脊其实没多少肉,坐在脊椎上面有些个屁股。而且两人乘坐的话,需要前后紧挨着,李云涛的行李加上食盒,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载着两人之后,白鹤走起路来甚至有些左右摇摆,仿佛随时会倒。

    他甚至怀疑这头鹤带着俩人飞不飞的动?

    飞不飞的动用不着李云涛多想,那白鹤本就站在距离平台边缘不远,走没几步,长脚在石台边缘一蹬,带着俩人跳了下去。

    “你好歹打开翅膀啊~~~~~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