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二十八节 救命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八节 救命啊

    雪原蜃景覆盖的范围远没有在那个世界时看到的沙漠蜃景,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隐隐的不安冲内心深处涌起,却还没到构成危机预警的程度,就像先前那道突如其来的能量波动,在它发生之前李云涛毫无所觉,这已经不是危机警示这个天赋失效第一次。

    最近它似乎越来越不灵光了。

    李云涛心中吐槽着,将探出车厢的半身收回,整理起因为刚才的旋转翻滚而凌乱的行礼,背包里已经一团糟,他需要检查一下,至少调料瓶什么的别破了,搞得车厢里全是调味料的味道就不好了。

    盏茶之后,妖鸟小青在岑雨萍帮助下苏醒,它晃晃毛茸茸的鸟头,让两根呆毛翎羽一阵摇摆,伴随它全身冷颤般抖动,车厢也跟着摇晃,不过在这之后它很快调整好状态,再次舒展双翼,青色的气流包裹住那对又宽又厚的羽翅,拖着它开始缓缓回升高度。

    “你感觉怎么样?刚才发生了什么你感知到了么?”岑雨萍蹲伏在青蓝色的背羽上,用手抚摸着它颈部的羽毛。

    “唔...怎么说呢,我体内的妖力似乎有些混乱,它们变得滞涩难以运转,就像原本喝的稀粥突然加了一堆干料进来,有点卡喉咙。”

    “怎么尽想着吃?”岑雨萍皱眉挤兑说。

    ‘还好它说的是吃的,如果说鸟屎,才更带劲。’李云涛翻了个白眼,众所周知,鸟类都是屎尿同流的,这么大的鸟如果飞在空中丢下一坨,被砸到的人不知作何感想?

    李云涛打了个寒颤,果断放弃继续想象。

    “我能想到的形容就这样了,你让我怎么说?刚才那道能量波来的太突然,就像凭空产生的,我根本没提前看到那里有异常。你知道的,我在空中可以发现很远处的变化,但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小青继续回答岑雨萍的问题。

    “不过位置源头我知道,就在那边。你自己看嘛,还挺显眼的。”它摆了摆头,用鸟喙指向北方。

    岑雨萍这时也发现了那处蜃景。

    “冰封的雪原,蓝色草叶......”她望着那蜃景,久久无言。

    这雪原的海市蜃楼除了贴近地面,覆盖范围比较小之外,与平日在海面上看到的蜃景别无二致。它静静的漂浮在那里,周围光线都因它而扭曲。

    “我们尽快离开,现在没发生异常,不代表之后不会。加速,先赶回宗里。”岑雨萍抬脚走回车辇,越过李云涛进入车厢里层。

    妖鸟翅膀不动,羽翼下的青色气流翻滚速度逐渐加快,随之李云涛看见地面上的‘滩纹’逐渐远去,速度越来越快。

    內间里翻页声再次响起,但速度明显变快,似乎它的主人心情有些急躁。

    过了一刻钟,那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被一只五指纤长手背略有肉感的白皙玉手递了出来。

    初时李云涛正专心看着外面云团后掠没有发现,被它用笔记捅了两下之后才双手接过。

    “你们御剑门的修行方法我不好说什么,或许在御剑门,他描述的情况的确常见,作为筑基之前练气期的门徒,在和怪物生死厮杀的时,实力低微难以自保。”

    “启明星数量不足天罡之数就尝试进阶筑基的,在修行界其实并不罕见,应该说绝大多数修行者进阶都不能满足天罡三十六这个数字,毕竟天罡三十六是为圆满,能够修行到圆满境的无一不是宗门里重点培养的天才人物,它不仅仅意味着卓绝的个人天赋、坚持水磨工夫的毅力,更是大量灵药、资源的堆积。

    后者固然重要,但前者更为难得,即使有宗门资源的堆砌,这个数量每年在修行界中也不会超过五人。”

    “但是如这本笔记中记载的三六之数,只是尝试筑基进阶的最低下限要求,它其实某种意义而言,比四六甚至五六之数更为严苛。”

    “筑基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的。每年筑基失败成为废人,甚至死去的门徒,总数接近尝试进阶人数的一半。而修行进入练气期,成功开辟天府并能够尝试进阶筑基的,则只有练气期门徒的三成。”

    “这个本就稀少的数量里,死去和废掉的人里,估计有半数都是你们御剑门贡献的。”

    “原本我不想当着你的面对御剑门行事说三道四,但既然你我有些交情,出于善意的提醒,我觉得你不会曲解为嘲讽。

    御剑门徒遍天下,呵呵,御剑门的仙师数量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李云涛沉默,怪不得一见孙璟箫和岑雨萍,在他们听说筑基是御剑门的学徒之后,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有些轻蔑和嘲弄,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正道门派之间讲求一个彼此尊重,至少保持明面上的和气,而邪派宗门,至今尚未浮出水面,李云涛相信这个世界总会有些离经叛道的宗门或者团体,只是他还不知道而已。

    “而且,点亮启明星绝不像笔记里说的那般简单,启明星越多灵力法力便越充沛,这里面的好处远不是御剑门能够理解的。这也不怪御剑门,毕竟御剑门,天剑宗,森罗剑府三家宗门只修法器搏杀,术法招式乃至法宝符箓都是为近战方便施展而准备。消耗低,施展速度快,便捷好用,这是他们三家通用的认定准则。

    可修行者又怎会只是这么简单,高级修行者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的大神通,没有充沛的法力支持如何能成?”

    “当你还在锱铢必较的计算手里能够施展的术法数量,剑招消耗的时候,对手连续扔出十几种消耗、威力同样巨大的符箓术法,并且仍有余力的时候,你就明白差距了。

    那是堂堂正正的碾压。”

    “步枪对加特林?”李云涛下意识接口道“大狙对大炮?”他已经能想象出那番场景了。

    “或者干脆步枪对导弹。”

    但这并不是绝对,随着修行层次进阶,御剑门的修士一旦掌握了剑灵,或者剑魂,加上御剑术,到时候一剑破万法,谁胜谁败还在两说。

    为什么两者一定要比个高下?御剑门修行者大部分行走世间,降妖伏魔为民除害,对敌的目标都是怪物,又何须与超凡者争斗?

    “加特林,导弹?你说的这些是什么?”岑雨萍有些迷茫的问道。

    “哦,没什么,一个新兴教派里的几个崇拜对象。”李云涛随口敷衍。

    不过想想还真激动,大神通修行者施展手段,那会是什么一种场面?他忍不住想现在就见识一下。

    待心绪稍稍平复,李云涛开始思考自己的修行,万丈高楼平地起,自己想要去高处看看不一样的风景,还需要将现在的基础夯实才成,想得太远也用不上。

    ‘可是我现在按照老宋的说法,等于是气府,心府,天府,三府齐开,精气神尽皆具备,究竟算练气期哪个阶段?’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问问岑雨萍这位就在身边的大修士,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指点自己。

    “那岑姐姐,我现在该如何修行?”他试探着问道。

    “哟呵~嘴这么甜,臭小子你该不会是在求我吧?这种事不问你自家师傅竟然来问我这个不相关的外宗修士,这可是宗门之间的大忌哟。”秦雨萍似开玩笑般调侃的说道。

    李云涛心下警醒,她看似玩笑,说得却是事实,自己这话的确是问的鲁莽了。

    “我这不是才刚开始修行么?先前经历都说给你听过,我跟着师傅出来才没几天就遇上怪物攻击走散了,这会儿不是心里没底想问问,可师傅不在身边,姐姐你这么厉害,随便指点两句也够我这初出茅庐的小子受用了。姐姐大人大量,帮小子这一把呗?”既然岑雨萍的语气听着也不像真的生气,他便试着再求肯一下。

    “就指点你两句倒也不用算是帮你,随口的事情而已。”

    “不过你这小坏蛋能有什么修行,才和你师傅待了几天,冥想感气恐怕都没学会吧?也罢,左右也是闲着,我就将冥想法教你就是了。

    虽然各家宗门修行功法不一,那也是筑基以后的事情,用来感气入门的冥想法却大同小异,想来以后你师傅教你也是差不多的法子。

    你进来吧。”岑雨萍说着,车厢里间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唉~好嘞,真是麻烦姐姐了。”李云涛连忙应了下来。

    等悉悉索索声音结束,他才小心翼翼掀开锦帘钻进里间,此时岑雨萍已穿戴齐整,盘膝坐在那小床上。却是不知何时换了一套水蓝色的霓裳,那件因受袭击破损染血的鹅黄衣裳被叠在一旁。

    “不好欺瞒岑姐姐,虽然只和师傅待了几日,我已经开了气府。”他抱歉般笑着说。

    “嗯...嗯?你开了气府?!”岑雨萍点点头,接着愣了一下,一对如水的眸子瞬间睁大,盯住面前少年。

    “其实不止气府,心府和天府我也顺便开了。”李云涛继续讪笑。

    岑雨萍瞳孔微缩,旋即戏谑般笑了起来:“我只道你这小坏蛋胆子凭大,没想到口气也这般大,心府和天府顺便开?你当这修行是儿戏么?

    就连大修士临死前传功,都不敢一口气给后辈冲开心、气、神三府,怕他爆体而亡,你倒是能耐,自己给冲开了?你当自己是神兽血脉啊?”

    “你天生精神力的确远超常人,我却是不信你能一口气冲开三府,怕不是你师傅不在身边,自己又不知体内天地是何模样,自己误会了吧。唉~这没师傅在身边指导,确实有些可怜”说着岑雨萍露出一副看被人丢弃的小宠物般怜悯的眼神,嘴上说着不信,手倒伸出来抓住了李云涛左手手腕。

    “带我给你看看,别不是没师傅指点,这段时间你自己胡乱修行,出了什么岔子,还好是刚感气入门的阶段,有什么问题也好及时纠正,省的误入歧途走上魔门邪修的路子。”

    李云涛只觉一道异种灵气暖流从手腕处进入自己体内气脉经络。他刚要本能反抗,将异种灵气排出体外,就听到岑雨萍说:“别抵抗,不然我这灵力自发与你体内灵气相抗,会毁了你的气脉。”

    听她这么说,李云涛哪敢反抗,赶紧收摄心神,控制自己体内灵气老老实实蛰伏不动,就连正常的运转速度都慢了许多。

    那异种暖流沿着他体内气脉逆流而上,进入驱干主脉,进而分成三股分别去往体内三府,它就好似三条好奇心满满的小蛇,小心谨慎的一点点靠近三府位置,那吐出嘴的蛇信在三府外围稍稍一探便即收回。

    三府可谓李云涛体内要冲,自我防卫本能比他主观意念的控制力更强,蛇信般的灵气刚一触碰,便立刻引发它们的防卫本能,气海中的灵火,心府中的心炎和天府灵台中盘踞的灵台净火齐齐膨胀,三种火焰张牙舞爪的熊熊燃烧,将三府包裹在火焰之内以为防御。

    那分成三股的异种能量旋即顺流回返,在李云涛手臂气脉中汇聚成一股,自手腕处被岑雨萍收回。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竟然在异域他乡随便遇到个同乡少年,竟是这般璞玉。”岑雨萍用看某件稀世宝物般的眼神看着李云涛,水润的眸子里灼灼光辉亮得李云涛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不敢与她对视。

    见李云涛转头留给自己一个侧颜,岑雨萍才发现自己表现似乎有些过头了,赶紧轻咳一声,松开手将前探的半身收回。

    “嗯~不错。你这小坏蛋没有撒谎,姐姐我很欣慰。”

    “你这样的资质我的确是首次见到,不过你也别得意太多,如你这般几日内三府齐开的天才修士,我东方修行界记载中还是有不少的,基本上每百年就会出现一个,而那种首次感气,就将心、气、神三府全开的妖孽也有好几个。当然这种事情在妖族那边比较常见,倒也没什么值得我们人族吹嘘的。回想起来,这几个三府全开的妖孽修士,多多少少体内都有神兽血脉,乃是祖上或者父母有一方乃是神兽化形之后与人结合诞生的混血。”岑雨萍正了正面色,似是给李云涛解惑,又好似给自己安心般说道。

    “话说,你这种情况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后面该如何修行,且容我思量一番。”她单手捏住白腻的尖俏下巴,将手臂压在胸前,另一只手在胸下托住,那本钱当真惊心动魄,这也是李云涛转头不敢久看的原因之一。

    他怕自己热血上头流鼻血。

    自己的灵魂虽然算是老司机了,可这副身体还是气血方刚的少年,一旦出了臭,怕不是要被她捶死。

    箱内暂时陷入无言的沉默,无所事事的李云涛只好将注意力投向打量内箱布置上。

    内箱除了那张岑雨萍坐在身下的软榻,侧箱壁处并无储物的柜子,不过看软榻下的拉门,想来它本身也有储物之用。简朴的木质格栅箱壁,靠右手边挂着一面八角形状的铜盘,此时铜盘中央插着一枚荧光闪烁的宝石,而密密麻麻刻在铜盘上的符文,只有最外围一圈亮着。

    铜盘八个角下延申出铜色的盘脚,盘脚扎在箱壁的方块格栅条框内,仔细查看,可见这些条框并不简单,它们看似木头颜色,实际上只是外面涂了层漆,在条框中央的脊梁上,细小的符文字如装饰的花纹般雕刻的绵密紧凑。

    如是这般环视内箱一周,所有格栅条框上都有这类符文字花纹,显然就是刚才岑雨萍启动的阵法本体了。

    这一辆车辇,光是雕刻在上面布阵的符文字,怕不是有几万个。

    要阵法正常运转便不能刻错一个。

    而当李云涛运足目力细看,便又发现这每一个符文字之间还有细线相连,宛如连笔写字时带出的油墨。

    待他想要细看的时候,岑雨萍开口了。

    “我思来想去,以你当前情况,需要三路并修方才稳妥,虽然没有宗内曾经同类型的修行前辈心得札记作为参考,不过怎么想还是稳妥些最为保险。毕竟不管如何,筑基之前为今后修行打下一个牢靠的基础,总不会有错。”

    李云涛赶忙收回探看字符阵法的视线,乖巧老实的盘膝面对岑雨萍坐好。

    “那姐姐你说,我该如何做?我没有一点这方面经验,事实上笔记里记载的心炎炼血,和净火凝精我师傅都没教过。”

    岑雨萍翻了个白眼。“你跟你师傅在一起一共才几天,一般而言他能教你的无外乎感受灵气和引气入体两步。就算你比较特殊,轻松打开了气海,那之后再进一步,也不过是开拓气脉,贯通周身经络。你现在经络开拓的如何?可到了五感?”

    李云涛点点头,宋廷煜在得知自己已经开了三府之后,也是不知该如何教授自己,只好按部就班让自己先开拓体内气脉经络,这其中就包括了开拓五感经脉。

    “我五感经络口、鼻、耳、眼就在昨日已经全部贯通。”

    人体五感,视、听、嗅、味、触,在开拓经络时需遵循由后到前的次序一一贯通,洗炼。

    细说下来就是要先把身体发肤的灵气经络贯通,以开发触觉。而后贯通负责味觉的口舌处经络,接着是负责嗅觉的鼻子经络,再者是管理听觉的耳部经脉,最后也是最难最纤细的掌管视觉的眼睛经络。

    “什么?你连眼睛的经络都打开了?!这不......好吧,真够快的。”岑雨萍简直不相信眼前少年说的话,可是看他眼中绽放的灿灿灵光,又不是寻常百姓可比的。

    世间的确有经年的习武者凭借一口先天真气修炼出内气,又因修炼的够久,水磨工夫般打开了五感经脉,做到眼中精光外放。可李云涛才多大,他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习武,也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只看他眼中精光,岑雨萍便知道他没有说谎。

    “既然五感经络已开,那也就是说你周身气脉已经全部开拓完毕,接下来只需以灵气流经气脉形成循环,让灵气通过气脉散入周身,洗炼你这副身躯,做到初步强化体魄、经络、五感。这一步没有捷径,只能日积月累慢慢来。”

    “那些吃丹药辅助的修行者,也只是借用药物帮助强化,以外来药力结合自身灵气,两种力量共同强化身体,从而达到缩短时间的目的。本身强化身体这个目标还是一样的。”

    “而这是强化体魄,灵气由体魄入血脉,再由血脉入心脉,开启心府点燃心火的修炼过程,你心府已开,这一步却还没完成,便被你跳过了,之后需要补上。不然你与人交手,体魄差了一节,单是行动迅捷和耐打这两项,便已经输了。”

    “姐姐说的是,我一定补上这部分修行。”林云涛意识到自己的一处短板缺憾,赶紧记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尽快补齐。

    好家伙,若是回到御剑门,同是筑基前期的学徒小屁孩之间切磋起来,自己一个天府已经打开的练气后期‘高手’一出手,连一个心府都还没开的小崽子边儿都摸不着,那不是要丢死人。

    “既然心府已经打开,心火已燃,便不能放过不管,你需要同时以心火煅烧你心府内的气血,将之炼化成精血,再将精血通过血脉输送到身体其他部位,当你周身血脉中的血液全部转换成精血,这个炼血化精的步骤就算完成了。

    你缺失了灵气炼体,练气入血这个步骤,想来虽然心府已开,体内血液却还是凡血,而不是已经具备一定神效的气血,想来炼血化精这个步骤对你来说会相当艰难,需要研磨的时间较按部就班修行上来的其他人会更多些。”

    “与此同时你还要修行天府里的精神力,以精神力供养灵台净火,壮大净火,以精神力寻找灵台中的灵窍,待净火足够强盛,分割出火种,运送到灵窍内点亮启明之星,点亮之后需以精神力同时温养灵台净火和灵窍中充作启明之星的火种,这个过程同样漫长,而这又涉及到另一个你缺失的修行。

    你打开天府点燃灵台净火,不是通过精血和灵气双重滋养天府灵台达成的,也就是说你的天府灵台比其他修士...”

    “营养不良?”不待她说完,李云涛就补上一句。

    “这么说倒也贴切。”岑雨萍一愣,稍作思索后点头认可了他的形容。

    “营养不良有什么坏处吗?”李云涛接着问。

    “坏处?这不是显而易见么,灵台不够强盛,产生的精神力就只与普通人相当,你的精神力恢复速度会比其他修士更慢,同时供养灵台净火和启明之星也就更显吃力。”

    “懂了,石油产量不足,能跑的车就少,哪怕能跑也是半死不活的,一旦开干,很快就蔫了。”李云涛用自己的理解说道。

    岑雨萍张了张嘴,最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感觉这小子又回到昨天晚上天不怕地不怕那状态了,对自己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

    不过虽然听不懂他前半句说的什么,后半句确实切中要害。

    “唉,我算是明白了,我这就像一张拼图,拼图的内容已经能看出来个大概来,可诸多细节和重要内容仍旧缺失,如果不补齐,还算不上一张完整的图。”他喃喃自语的说道。

    “行行行,你都明白,用不着我再指点了,赶紧滚出外边去!”岑雨萍心中火起,一指头弹在他脑门上。

    砰!

    李云涛身体向后倒栽倒,滚地葫芦一样翻滚出锦帘范围,直到撞在车厢矮门上,把箱门撞得向外开启,才在边缘处停了下来。

    ‘啊,不小心忘了收力。’岑雨萍轻掩朱唇,看着他滚出去。‘哼~活该,没大没小的,老娘说话的时候你就敢随便插嘴进来。’

    晕头转向的李云涛用手一撑想要止住身体,结果这一手按在边框之外的空气里,整个人直接跟着栽了出去。

    “卧槽~~~~~~~!救命~~~啊~~啊~~~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