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二十七节 在下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十七节

    从传送门走出来,给李云涛的感受不是新奇,而是眩晕和恶心,与之前进入那冰天雪地世界的感觉不同,这种感受更类似是把自己丢进滚筒洗衣机里搅了几分钟。

    如果不是出来之后瑟琳娜伸手扶住了自己,他很有可能一头栽倒在地上。

    过了数分钟,他才从眩晕中渐渐挣脱出来,不过刚才吃的早餐堵在喉咙里,吐又不是,不吐又难受,最后为了面子还是强行咽了回去。

    示意扶住自己的人自己可以站稳之后,李云涛才抬头观察起四周,这是一间环境相对封闭的圆形房间,自己现在的位置是中央圆形小广场,外围则是一圈阶梯座椅。看着有些像某些大型集会使用的会议室,或者角斗场?

    “谢谢。”看清是瑟琳娜帮助了自己,李云涛回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第一次走传送门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跟着老师穿越传送门时的表现不比你好多少。事实上,这也才是我第三次走传送门。老师传授过我们走传送门的小技巧,在通过传送门之前用精神力包裹全身,运转法力在体内形成一道类似魔法护盾的保护膜,这样的异常反应就会被抵消许多。”瑟琳娜面含歉意的解释,并试图安慰他。

    实际上她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圆润的樱唇此时仍微微泛白。

    一旁的岑雨萍脸色比进入传送门之前更苍白了几分,不过此时仍用有些揶揄的眼神看着面前少年。

    “好了,你嘱咐我的事情已经完成,接下来怎么说?跟着我回去?”她的声线温润婉转,有着明显区别于少女的醇厚。

    “岑姐姐的帮助小子铭记于心,如果能再顺带小子一程回到东煌就更好了。”李云涛赶紧抱拳行礼,之前利用亚里斯冥想的空挡,他找到岑雨萍提出了让她帮忙摆脱亚里斯的请求,岑雨萍当时只点了点头,没想到办起事来毫不含糊,骗起人来眼睛都不带眨的。

    “谢不谢的无所谓,之前你帮过我,我不过动动嘴罢了,有何不可?”

    “不过...”她水润的双眸在眼眶里一转“这下我们算是两清了。”

    李云涛赶紧点头,让大佬欠自己一个人情什么的,他真承受不起,万一人家回头心情不爽想赖账,又抹不开面子,最后再想干脆做掉自己算了,可咋整?

    “话虽如此,你还是要和我回一趟琼华宗,和门主解释这件事,你以为只是说说么?”岑雨萍脸上的笑容美艳得让人沉迷,然而李云涛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戏弄自己得逞之后的坏笑。

    “应该的应该的。”他再次弯腰施礼。

    “唉!没意思~”她患得患失的叹了口气,仿佛失去了心爱的玩具。“昨晚上你那股劲头儿哪儿去了?都敢当着亚里斯的面直接喊他老头儿来着。”

    “这不是当时以为自己命都要没了,还装什么孙子嘛,索性放飞自我了。是小子莽撞了,莽撞了呀。”李云涛抓了抓后脑勺,讪笑起来。

    “放飞自我?这个形容还真贴切,想不到你小子还挺有文采的。算了,不为难你了,你跟我回一趟琼华宗,待事情交代完,宗门里自会派人送你回御剑门。放心吧,堂堂琼华宗,还不至于为难你这尚未筑基的外门弟子。”

    旁边听着二人对话的瑟琳娜根本搞不明白两人说这些干什么,为什么李云涛要感谢岑雨萍,而两人为什么又两清了。一头雾水理不清楚。

    不过她还记着老师交代自己的事情,紧紧捏住了亚里斯交给自己,让自己转交给当值理事长道格.拉格的信。

    此时这座圆形大会议厅出口的一处木门被向内推开,一名罩着黑色法师袍,戴着单片眼镜的成年女术士走了进来。她火红色的波浪卷发伴随自身走动上下摇摆,如同跳跃的火焰。同样摇摆的还有就连宽松法师袍也遮掩不住的胸前波涛。

    “我感受到了法力波动,还以为是亚里斯老师完成了对你的支援,回返议会。怎么回来的是你?”女术士走近瑟琳娜,豪不见外的张开双臂,二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

    “没想到今天当值转移大厅的是你。见到你真高兴~亲爱的艾玛。

    老师让我回来传递消息,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据说有了新的展开,老师需要更多援助,具体事情他写在了这封信里,要我亲手交给当值理事长道格.拉格。”松开怀抱之后瑟琳娜向艾玛展示了一下手中捏着的信封。

    “竟然还需要更多援助,老师可是带去了4名圣教军中的圣殿骑士,加上老师自己,这样的力量足以铲平一座男爵领。好吧,拉格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办公室了,早上九点是议会正常当值时间,不过通常他都会早到一些。”

    “别看他是早我们几届跟着老师的学徒,和他说话还是要小心些,他对咱们这些师弟师妹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艾玛嘱咐道。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瑟琳娜双手轻提法师袍两侧,如提起裙摆般行了个淑女礼,并眨着眼睛微微吐出小舌头。

    “你这小家伙,别以为可爱在任何人面前都好用。”艾玛翻了个白眼,用手指轻轻挂了一下这位学妹的小鼻子。

    “至少在你这里就很好用~”瑟琳娜欢快得像只百灵鸟。

    “那是因为我们关系好。”

    艾玛掏出魔杖,点在胸口术士议会的徽章下方,微微欠身行礼:“让你们见笑了,尊敬的客人们,我们姐妹很久不见了,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如果有耽误你们的行程,还请见谅。”她放过瑟琳娜,转向了岑雨萍和李云涛。

    岑雨萍跟着亚里斯离开,作为本周转移大厅的当值人,这一点她自然是知道的,需要老师放下自己的研究,亲自招待的客人,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这没什么,几句话的时间而已。”岑雨萍不知从何处掏出了自己的团扇,请掩着朱唇说道。

    李云涛则在一边将行礼整理了一遍。

    “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效劳的么?”艾玛接着问道。

    “请帮我准备好我们的车架,我们需要尽快启程返回宗门。”

    ‘你们不是才来了一天,怎么就回去了?而且还少了那位英俊潇洒的男士。’

    艾玛尽管有些疑惑,但她得到老师亚里斯的吩咐就是:这两位客人的要求要尽量满足。所以当下也不废话:“遵照您的意愿。”

    “那我先去将信送给道格理事长。”瑟琳娜对艾玛和岑雨萍、李云涛说道。

    “回头见了,亲爱的李,我还没送上对你的感谢,请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谢礼。”她显然以为很快还会再见。

    “江湖路远,有缘再会。”李云涛抱拳行礼,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即使相处时间不多,这名小术士给自己的感观还不错。

    至于谢礼嘛,我已经取走了。

    瑟琳娜从敞开的木门处离开,而通过传讯魔术联系过同僚的艾玛则引着岑雨萍二人去休息室稍作停留,待车架准备好之后再带她们过去。

    穿过长长的,足够供巨人走过的气派走廊,李云涛二人被领进一间休息室。不愧是魔术师议会总部的休息室,这里的陈设完全不是瑟琳娜在白沙城那间客房里的小会客厅能比的。

    仅是面积就足有那小会客厅的十倍大,整洁平整的花岗岩墙壁上挂着的巨幅油画不仅画工超绝,而且寓意深远,画的内容是一场万人会战的战争图景,横幅极长的画作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画面中最吸引人的焦点,就是一名名手持魔杖施展骇人术法的画面,画师的表现力惊人,将魔术的施展场景展现得淋漓尽致,湮灭在魔术力量下的人,临死前的恐惧,绝望和痛苦被表现得尤为生动。

    巨幅油画对面的墙壁上,则对称开了四扇硕大的落地窗,透明琉璃的门扉即使关闭,休息室内的采光效果也极好。

    厚毛绒地毯,挂毯,摆饰,墙饰灯具,这些精品不过是必备的内饰罢了。

    坐在天鹅绒软垫沙发上,李云涛亲眼见识了这里作为侍女的女学徒施展魔术为他们沏茶,准备茶点等服务的全过程。

    据岑雨萍说,在这里充当侍女是有奖励点可以拿的勤工俭学项目,所以他们才能有幸见到这一画面,这不过是术士议会用来撑门面的一个小手段罢了,魔术师议会中的施法者固然多,却也不会如此奢靡的浪费人手,其他仆佣岗位还是尽量选择使用的普通人。

    两人休息了约一刻钟,一杯浓香的加了柠檬片的红茶李云涛才喝了一半,那名从艾玛手中接过接待职责,会客厅负责人男术士,便告知车架已经准备妥当。

    在穿戴得体外貌更是出众的男子引领下,他们再次穿过联通着一座座檀木大门的走廊,来到魔术师议会的外事大厅,跨过外事大厅宽敞得足够做两座篮球场的厅堂,高大石柱撑起的一对并开圆拱门外那座被岑雨萍乘坐车架的东西映入李云涛眼帘。

    一头云雀,青白灰三色羽毛的云雀,背着一座比马车车厢还大的鞍鞯车厢的巨大云雀。

    它正用不耐烦的目光看着自己,或者说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岑雨萍。别问为什么知道它不耐烦,那情绪简直就写在它的脸上。

    岑雨萍在男术士的带领下不紧不慢的走出大厅,来到车架旁。

    “感谢你们的招待,请回复亚里斯先生,就说很快我们还会再相见,请他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承诺。”岑雨萍对男术士颔首施礼,表现得相当雍容。

    “您满意就是我最大的荣幸,祝一路顺风。”男术士恭谨的行法师礼,还贴心的利用法术力量替岑雨萍制造了三级水凝聚而成的台阶。

    岑雨萍满意的点点头,踩着台阶登上了车辇。李云涛赶紧跟了上去。

    微蹲下身体的云雀双腿稍作蓄力,而后猛的一弹,掀起一阵狂风的同时,它已经跳上了百多米高的空中,接着一直并拢的双翼展开,青色的能量气流包裹着它的翅膀,承托它继续向上方升高,这期间它连一次煽动动作都没有做。

    地面上负责送行的男术士被一阵狂风卷得倒退摔倒回协会大厅门内,先前只顾着献殷勤,忘了做自我防护,此时搞得灰头土脸好不难看。幸好术士议会门前广场向来空寂无人,术士们也不喜欢普通人的街市距离自己太近,所以倒是没有路人受伤。

    “哦~!这该死的破鸟。”男术士气急败坏的咒骂声响起。

    两只负责看守大门的魔偶石像看了眼那倒霉的术士,默契的目视前方装死。

    天上

    李云涛只觉得自己似乎在坐跳楼机,刚才升空的瞬间若不是自己抓紧了那鞍鞯车厢的门框,肯定会被甩飞出去。

    “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不是说要在这边玩一个月么?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妖精。”一把清脆的女童声音响起。

    “把老娘丢在牲口圈里和一群弱智待在一起,你就跑出去完了,怎么臭男人没和你一起回来,换了个...小不点?他可没那个臭男人帅哦。”

    “想不跟畜生们带一块儿就赶紧修行到化形境。你这么大块头,还想我带着你逛街么?”岑雨萍没好气的说道。

    “出了点事,先带我们回宗门。小青,你脾气越来越大了,孙璟箫在的时候你怎么不喊臭男人?是看我受伤了,你就觉得可以欺负我了是么?”车厢里传来岑雨萍有些慵懒的声音,显然这时候的她才真正放松下来一点。

    到这时李云涛才有空仔细打量这坐车辇,和寻常商旅载货的马车车厢差不多大的箱体,内部空间被一道锦缎帘子分隔成前后两间,前方的隔间面积较小,箱体两侧墙壁分置着两处壁柜,直通到顶。右手边柜子用来收纳鞋子,此时岑雨萍之前穿的绣鞋就摆放在其中一层隔层中,鞋柜里大部分各层都摆满了女式绣鞋,仅留一层空着和一层装着男士布鞋。

    左手边柜子里不知装的什么,李云涛也没兴趣翻看别人的东西。外间没有座椅,地面铺着质感柔滑舒适的厚毛皮,既可以当地毯也可以席地而坐。

    “哪里哪里,我哪敢欺负你哟大小姐,我这不是窝在牲口棚被那些畜牲的屎尿味熏昏了头么?一点小情绪,小情绪罢了。”云雀小青赶紧认怂,毫不犹豫。

    李云涛掀开帘子探头进入里间,里间从布置并未如何奢华,仍旧以兽皮铺地,不过在最靠近箱尾位置做出一张勉强够两人并排仰卧的小床,亦可充作沙发座椅。上面铺着大红色的锦缎褥子,看着就十分柔软,此时秦雨萍斜倚着靠枕,正侧身躺在上面,姿态随意又懒散。一双微微有些沾了泥沙土黄颜色的亵袜被随意丢在地上。

    “你进来做什么,滚出去!”不等李云涛打量清楚內间摆设,就被一只白嫩的小脚踢在胸口,身体被一股柔力轻轻一带,就出了锦帘隔开的里间范围。

    怕被一脚踹出车厢进而从高空跌落摔死,他赶紧抓住手边能抓的牢靠物事,没想到这股力量如此轻巧,刚把自己送出內间就消失无踪。

    不过他这一抓,却拉开了一扇柜门。

    好多钱!

    左手边壁柜的结构是由八层长方型横柜。

    只拉开一扇柜门,映入李云涛眼中的便是塞满了柜子的金条,每根手指粗细,十厘米左右长。

    他承认,他两辈子加起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电影里看到的不算。

    咽了口唾液,李云涛将柜门合上,本着不该看的不看,他忍住了打开其他柜子查看的好奇心,把背包、铜书还有弩机放在柜子角落的毛皮垫子上,席地坐下。

    既然里面不让进,咱就蹲外边呗。

    这云雀飞的很稳,比坐马车还要舒服许多,车厢外门虽只是半封闭式矮门,坐在外间垫子上可以看到外面景色,却没有一丝风吹进箱内,这车厢显然运用了超凡手段做过相应处理的。

    “男女有别,你我虽不是凡俗之人,这些俗世的礼法却还是要稍稍讲究些,你就待在外间吧,小青速度很快,一日夜我们就可赶回宗门。”岑雨萍的声音从帘子另一侧飘出。

    “一日夜?你想累死老娘?!”云雀小青尖叫发出不满的抱怨。

    “回去之后多给你两粒培元丹,满意否?”岑雨萍用好处堵死她后续的抱怨。

    “额外给的?干干干,不敢是傻鸟。”云雀小青连忙应允,并欢快的挥动起翅膀以显示自己的愉悦。

    这么一扇翅膀,车厢内立刻上下摇摆,接着李云涛险些被突如其来的力量甩进帘子内,显然它开始加速了。

    “稳着点。”岑雨萍不满的抱怨一句。

    “明明你自己要我快点的,真难伺候。”小青不满的抱怨着,不过接下来车厢内果然平稳许多。

    李云涛坐在外间看着前面圆滚滚毛茸茸的云雀后脑勺,头顶上方翘起的两根翎羽青蓝相间,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七彩的反光,煞是好看。

    “看着真像呆毛啊。”他心里念叨一句。

    待飞行完全平稳之后,岑雨萍的声音从帘子后方飘了出来。

    “你是怎么到的泰勒斯?一般来说学徒出行历练的话肯定是由师长带领同行,可我没见到你的师长,你可别想骗我说自己过来的。”

    “泰勒斯?”李云涛下意识反问。

    “就是你之前所在的国度,临近罗瑟兰沙漠的小王国。”岑雨萍顺口解答。

    “原来那里是泰勒斯王国。我其实是和我的师傅走散了...”接下来李云涛将小吉镇发生的怪物袭击,李云涛的发现和怀疑,以及两人之后的行动向岑雨萍简单说了说,他特意提及了小吉镇周边也有类似绿洲出现。

    由于之前从白沙城外绿洲回返后,他已经与岑雨萍说过绿洲下方通道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此时提及绿洲,岑雨萍立刻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你们深入沙漠四五日仍不见沙漠边际,你师傅宋廷煜怀疑有魔物施展了障眼法?”

    “接着你们就遭遇了魔物袭击?”岑雨萍的声音不再如先前般随意,而是略嫌低沉,往往说上一句要思考上片刻。

    “从你这里获得的信息线索来看,魔物的图谋恐怕不仅仅是亚里斯猜测的掠夺人类灵魂用以欺骗我们这一方世界法则这么简单。”

    “也许,他们是要打通两界的通道,好让大部队过来...”

    说到这里,內间陷入长久的沉默,显然岑雨萍又一次陷入思考。

    “传说有三界六道,可我辈修行者苦寻而不得,没想到竟然让另一方世界先找到了我们这边。”她喃喃的低语声在锦帘畔飘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说你师傅独自前往侦察障眼法阵背后遮掩的魔物军营,而后你们便遭遇魔兽攻击失散了...

    但愿你师傅能平安归反,没想到御剑门修士也有如此担当,察觉魔物异动便敢只身前往侦察,看来如你们御剑门这般......红尘历练也不全是坏处。我倒有些想见见你口中这位肯为人族担当的修士了。”

    岑雨萍话音中有些笑意,显然对宋廷煜的印象不错。

    ‘我这不是在帮师傅撬别人家墙角吧?’

    ‘虽说老宋人不错,可听幻夜说至今还是个光棍,这岑雨萍倒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她嫁给‘孙贼’倒是有些可惜了。’

    ‘呸呸呸,瞎想什么,人家感情上的事管我毛线。’

    李云涛挥了挥手,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挥散,从怀里取出宋廷煜赠予的笔记,开始认真翻看起来。这本笔记记载的内容零散而繁杂,不过其中涉及的内容却相当实用,关于筑基前的修行感悟和法门稍加拼凑倒也完整。这正是李云涛需要的宝贵知识。

    感气期之后引气入体打开气海,接下来的修行便进入了叫做练气期的阶段。

    练气期又分三大单元,分别指向锻炼气府,心府和天府,开了气海等于打开人体内气府,之后须得循序渐进依次打开后面两府。

    首先锻炼气府,引导体内灵气开通经脉,辅以身躯体魄锻炼,以灵气滋养肉身体魄,以体魄强盛滋养人身气血,这一步骤体内灵气渐渐与血脉融合形成气血,再以气血冲开心府点燃人身心火,心火生而生机旺,心火需以气血为燃料燃烧方能维持不灭。

    到了这一阶段修行者虽与常人无甚差异,却也已经不是寻常人类可比。

    ‘力可千钧,止奔马,开山岩,如等闲尔’

    接下来心府和气府修行并驾齐驱,灵气与气血同修,修行人的侧重放于心府,只因经脉已经疏通开辟,此时所需仅是日常巩固,而心府初开,需以心火灼烧体内气血,将之凝练升华成精血,正是要做到气血如汞,沉凝内敛。滴滴如精,似取于心。

    修行到这一步,体内每一滴血都相当于普通人的心头精血,内蕴精华如炽如灼,可御阴邪,能驱鬼灵。

    再以凝练之后的精血辅以药物,锻炼体内各处重要血脉,将体内血脉修行成与灵气经脉近似的第二重体内能量网络。

    血脉修成,便开启了新的锻炼项目,炼体。以精血为媒,搬运心火,煅烧肉躯凡胎,由内而外洗筋伐髓,脱胎换骨。这个过程相当漫长,如果不是专修体魄的修行者,它将一直持续伴随修行者终身。

    所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便是说的这一阶段。

    当精血和灵气均已达到小成,即可尝试灵气精血汇聚于头顶百汇上丹田,双重能量温养颅内灵台,尝试点燃灵台清明净火,开启天府。

    天府开,则修行者正式区别于凡俗,此时已可展现超凡者种种神异手段,在宋廷煜的笔记记录中,可以借用灵符施展多种术法,体修武艺则罡化气生,普通武者的罡劲已进阶为外放内气。

    接下来,以天府灵台的清明净火锻炼精神成就神念,开启灵窍,分化净火进入灵窍将其点亮,成为‘启明之星’。

    启明之星开启越多,修行者思维速度越快,精神力越强,精神力的恢复速度也随之增强。

    一般而言点亮灵台中的启明之星,圆满为天罡之数三十六颗,此时精神力量会有一次蜕变,笔记中记载的称蜕变后的精神力为神念。

    而笔记里的小窍门心得中写着,超过三六之数即可尝试熔炼体内灵气,精血,精神,从而开始筑基。只因筑基之后依旧可以锻炼精神点亮灵窍,只不过本命启明之星数量较少,在法力恢复方面较之严格按照天罡三十六之数成就筑基的修行者慢了许多。

    但反过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筑基之后再点亮灵窍更为容易,以融合了灵气,精血,精神力三者而修成的灵力去点亮灵窍,不仅速度快而且效率高,反正强者之争只在一刹,真正交战厮杀起来,取巧成就筑基的修行者并不比普通修行者差上分毫,而与怪物的争斗厮杀,人类修行者更多差在修行品阶的差距上,若能快速度过筑基前期,成为正式的修行者,这些新人学徒无论是自保能力和未来前景,都会有更多保障。

    毕竟总要活下来才有希望进阶,不是么?

    “嘶~~~按照老宋这笔记里的记载,修行者练气阶段过的可太不容易了,这是随时都过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啊,如果不尽快筑基,连小命都没有保障。”李云涛看着笔记上的记载,忍不住啧啧感慨。

    望着前方妖鸟小青头上随风摇摆的呆毛,李云涛摇摇头“还是这傻鸟过得更逍遥些,这么大块头,就没几个敢欺负它的。”

    妖族对比人族修士,来自天赋的优势,在前期实在差距巨大。

    继续低头看。

    筑基:以药物相辅佐,结合本身修行,内外并举成就超凡。

    筑基之后,修行者彻底区别于凡人,已经是超凡者的一员。筑基之后,体内灵气,精血,神念融为一炉,是为灵力。

    气府灵火,心府心火,天府灵台净火亦称神火,三火化聚成一,是为三昧真火。三昧真火成,可炼丹、器。

    作为正式的御剑门弟子,筑基之后首要之事便是炼制一把本命灵剑,无论之后的剑心、剑灵、剑魂都需以灵剑为基锻炼。一把灵剑是御剑门弟子的核心根基。

    “看什么呢?还发出这般感慨?你一个小小学徒,按部就班的修行即可,自有师长会替你遮风避雨,怎么会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说得我们修行人和山贼一样,粗俗。”岑雨萍听见李云涛的感慨,出声询问。

    “同人不同命罢。”李云涛将后背倚靠在左侧壁柜上,笑着叹口气。而后把宋廷煜送的笔记递了进去。

    宋廷煜笔记里的大部分内容是各种妖魔鬼怪的特征,弱点,习性,手段,应对策略以及身上可收集的材料等信息,涉及到修行的部分十分零散,真正成系统的只有筑基之前的部分,而且看样子也是许多年前记录的,想来岑雨萍好歹也是和亚里斯在这种老头儿平起平坐的大修行者,还看不上这些。

    索性自己不如大方点,给她看看,说不定就能够得到些指点。

    感觉手里捏着的笔记被接过去,李云涛收回手,盘腿坐在座位上,看着外面鸟头上的呆毛和一路碧空里飞掠向后的云彩。

    “啧,这字可够难看的。”接过笔记之后,岑雨萍最先发表的意见是针对书写者的字迹。

    “同意,为了看明白他写的什么,差点没把我眼睛累出近视来。”李云涛点头赞同。

    “近视,什么东西?”

    “一种眼科疾病。”

    哗哗的翻页声。

    “好多妖魔的信息,比宗门里的记载还详细,竟然还取材料,水猴子的胆囊、肾脏还有这种用途?简直匪夷所思。只能说不愧是御剑门。”岑雨萍似乎极感兴趣的发出感慨。

    嗡~~~~~嗡!!

    就在她继续翻页的时候,一阵沉重蔚然的能量波动突然袭来,整个妖鸟驮着的车辇都在这波动中剧烈抖动起伏。

    这一波能量冲击刚过,李云涛便感觉到不对,整个人突然从座位上浮起,以至于后背都贴上了车辇的顶棚。接着,他贴着箱顶,开始伴随车厢旋转。

    “不好,你的鸟在下坠!”他惊呼道

    “不用你提醒!”岑雨萍没好气的回应。

    “你当我想啊,这高度掉下去咱们都得摔成肉饼,哎哟~我...”李云涛被车辇内翻滚的弩机砸在头上,铜书的包裹翻滚着撞在了他胸口。

    翻滚下坠持续了十几秒后,李云涛看到车辇箱体框架上,一道道符文绘制的花纹从里间向外,依次亮起光华,又过了几秒整座车辇内的框架上的花纹全部点亮,仿佛开了内饰灯光,还挺好看的。

    翻滚和下坠在花纹全部点亮之后迅速停止,不仅矫正了向下位置还重新找回了车辇平衡,李云涛猝不及防以脸着地摔回车厢底部被固定在地板的毛皮上。

    然后铜书,弩机,背包相继砸在他身上。

    车辇就这样漂浮在半空中,也不知道高度下降了多少,如果不是之前妖鸟小青飞的够高,这二十多秒绝对够他们砸在地上了。

    岑雨萍掀开锦帘,赤着脚走出里间来到外箱,查看妖鸟的情况。

    李云涛边揉着鼻子边从地上爬起,跟着她一起往箱门外妖鸟看去。

    那覆满青色羽毛的巨大鸟头耷拉着垂向下方,此时已经看不到它的后脑勺,仅能看见头上呆毛翎羽在随风摆动,原本舒展开的双翼也垂在两侧。

    “小青,小青?!醒醒!”她抬脚踩了踩车辇前方没被鞍鞯覆盖住的妖鸟背部。

    妖鸟小青没有一点反应。

    “它昏过去了,这法阵可以支撑一段时间,我想办法把它弄醒。”她解释了一句,而后推开箱门走出车辇,来到小青背上,手里开始掐捏指印,口中诵读法决。

    李云涛双手扒在箱门,探头向下望去,这里距离地面至少还有几百米,一片茫茫然望不到边际的沙漠就在下方,之前行走沙漠时几十上百米长的沙丘沟壑现在看来也就比海边沙滩上的滩纹略大些。

    之前走亚里斯的传送门去到术士议会总部,再乘坐妖鸟车辇回返东方,这妖鸟飞了也有几个小时了,结果现在竟又回到了沙漠,也不知道术士议会总部距离白沙城究竟多远,而这里又是在沙漠的何处。

    李云涛一边心中瞎想,一边观察下方情况,结合太阳当年的位置看,妖鸟车辇北方远处的半空里,浮现出一片海市蜃楼,和普通的海市蜃楼不同,这海市蜃楼是贴着地面的。

    而那海市蜃楼的景象,是大片冰霜覆盖的雪原和一角生长着蓝色叶片的草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