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十九节 艾弗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九节

    在刚铎夫带领下通过连接大厅后方过道的折转阶梯,登上老萝卜的二楼。

    这里的环境较一楼大厅及周边房间要好许多,尽管土楼限于建筑材料的关系隔音效果有限,但和一楼的房客比已经算得上清净。装修上更看得出老板着实下了本钱,比一楼那粗犷耐用的风格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阶梯转上来之后是一条略嫌狭窄的走廊,错落连接着四扇门扉。紧挨着楼梯转角的房间最小,它和左手边的房间共享走廊一侧却只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墙壁面积,接下来是独占了走廊右侧的房间,而走廊尽头,还立着一扇雕琢了典雅纹饰的木门。

    刚铎夫径直走向走廊尽头,在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在收到‘进来’两个字回应后将他推开。

    “小姐,您要找的客人到了。”他低沉的嗓音浑厚又极富穿透力,明明声音不大却能令房间内外的人都听得清楚。

    “是么,太好了。刚好我正要结束冥想。”清脆婉转的嗓音带着丝丝慵懒,仿佛刚刚睡醒。

    刚铎夫进入门内,对站在身后的李云涛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廊有些窄,他块头又大,只在门口让出通路的话反而会把进门的道路堵死一半。

    门内别有一番天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铺着酒红色花纹地毯的小会客厅,沙枣木打制的沙发围绕在一张椭圆形沉香木茶几周围摆放成半围拢的C字,越过沙发往后是一面彩绘的琉璃屏风,屏风后方隐约能看到挂着白色纱帘的拱形门,它通向内间。

    供宾客使用的鞋柜和衣架摆放在靠近门的墙侧,两边墙壁上挂着很有沙漠风味的仙人掌、骆驼、沙丘、太阳等抽象图案的挂毯。房间四角有盆栽的绿植,为整个会客厅带来些许生命的色彩。拱门两侧是装茶点和酒的矮柜,柜子上摆放着看着似是而非的奇石和花瓶。

    “欢迎光临,尊贵的客人,您是喝茶还是酒?”一名个子才到李云涛胸口,有着探出灿金色卷发近十厘米微微上翘的长耳朵的小姑娘轻轻提起长裙,对他施了一个西方国度女士礼。

    干净整洁的浅蓝色过膝连身长裙外面围着带折边的白色围裙,米色绒布短袖衬衣,裙摆下白色紧身裤袜包裹的纤细小腿踩着栗色小皮靴,让她看起来清新靓丽又娇俏可爱。

    这名小侍女行完礼,就开始继续忙碌摆弄起茶几上托盘里漂亮的银质茶具,桌上已经用银托盘摆好了两碟精致的茶点和一盘翠绿饱满的沙果。

    蜂蜜,糖块,骆驼奶,摆放在茶壶一侧。

    当她将烧开的热水倒入茶壶,从那窄细壶嘴里溢出的宜人茶香瞬间盈满了整间小会客厅。

    “这里是沙漠边缘,不仅温度高气候还比较干燥,所以我们选择用绿茶来款待客人,如果您要饮酒的话,这里准备了落霞湾葡萄园产的甜葡萄酒,还有夏利酒庄新酿的酸果酒。可惜城主和他的大房子一起见了天父,不然可以和他那边要来一些冰块。”她一边忙碌一边热情的解释。

    “我的主人其实更喜欢红茶,拌上蜂蜜和牛奶,再加上一点点柠檬片就是她的最爱了。当然有些大人不喜欢用蜂蜜,所以我们准备了方糖。您...不会是喜欢放盐的异类口味吧?”

    “茶就好,只要茶。”李云涛客气的回应着,被小姑娘连珠炮般的话问的一愣一愣,好似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

    “果然是东煌人的风格,我听说沙漠另一边东方国度的贵人们喝茶的时候就喜欢什么都不放,只品尝茶叶本身的清香,这一点我和夏露露都想不明白,只用热水冲泡叶子能喝出什么味道来?”

    “行了,滴露露,你的话太多会让尊贵的客人困扰的。哇~哦。这位客人,这身穿戴实在太适合您了。主人终于有眼光了一次。”从屏风后方,另一名同样装束同样发色,只是面貌略有差异的小姑娘绕了出来。她看到正站在沙发旁不知所措的李云涛,眼睛一亮,用布娃娃般的小手捂住了张开的小嘴。

    “主人换好衣服了么?”滴露露转头问自己的同伴。夏露露用点头回应之后,安静的站到沙发一旁。

    “不好意思尊敬的...恩人,您救了我的命却要被我的小仆人搅扰耳朵。我刚结束冥想,稍微耽误了些时间,您不介意吧。”

    方才那慵懒声音的主人绕过屏风走进会客厅,她换了一身墨绿色天鹅绒长袍,在长袍的左胸口别着一枚书籍图案做底,羽毛笔与魔杖交叉摆放在其上的银色徽章。

    见到李云涛,她先掏出自己镶嵌着红宝石的魔杖点在徽章下方一点点,而后颔首微微躬身。

    “魔术师议会一级术士,瑟琳娜.普林斯顿向您问好。”

    见到如此正式的问候,李云涛微微有些错愕,他不懂这方面的礼仪,也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他伸出了右手。

    “李云涛,御剑仙师学徒,李云涛。”

    瑟琳娜微微一顿,看着李云涛伸出的右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这是什么礼仪,不过还是将魔杖转交左手,学着他的样子伸出右手。

    李云涛主动握了上去,并上下摇了三下。

    “来自东方的礼仪真古怪,和我听说的有些不一样。”松开手之后,瑟琳娜面色有些古怪的评价说。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邀请李云涛坐下,沙枣木的沙发上垫了柔软的坐垫,如果怕热会出汗,也可以随时将它们撤下。

    “再次真诚的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您,我亲爱的李,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那种藏在影子里的怪物实在太可怕了,我的老师从来没有和我讲过有这种怪物存在。我必须表达我的谢意。”坐下来的瑟琳娜侧过上身身面对同样坐下的李云涛,用小手轻拍着自己胸口。起伏的天鹅绒法师袍下毫无波澜。她对站在旁边待立的使了个眼色。

    “啊,说到这里请允许我直入主题,我看到你的一位护卫战士气色很差,不知道你是如何治疗他的?”李云涛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说的是艾伯特,我已经给他用了议会出产的标准治疗药剂,这种药剂对于治疗轻中度伤势十分有效。”瑟琳娜脸上的疑惑一闪而逝,耐下心来解释道。如果只是因为一个仆人的伤势打断自己将要说的话,她认为李云涛有些分不清轻重,当然这些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就只是治疗伤势?没有其他措施么?我认为他现在的情况可不是来自他身上的伤。”李云涛说道,瑟琳娜的东煌语虽然不及刚铎夫流利标准,交流起来却没有任何障碍。

    她微微一愣,仔细分辨着李云涛话中的意思,稍稍停顿了片刻才接着说道:“您是说,他现在表现出来的状况并不是来自伤势?既然您特别说到这件事情,我想它一定非常重要。”

    李云涛赶紧点点头。

    “刚铎夫,把艾伯特喊上来,既然关系到他,他最好也过来听一下。”她抬头看向待立在门边的刚铎夫。

    刚铎夫感激的向同样回头看向自己的李云涛回看了一眼,立刻点头开门离去。

    “既然您都特别说到这件事情,我想答案您一定已经知道。”瑟琳娜微笑着看向坐在旁边的李云涛。“请一定要再帮帮我。”她不着痕迹的握住了李云涛的手,眼中流露出几分殷切和期许。

    这名少女法师行事风格一点也不像她外表看上去那么稚嫩,怎么说呢,有些像小大人儿,处处都透着模仿大人的痕迹。李云涛下意识有些想笑,你这就握上我的手了,那接下来是不是要在坐近一点?

    但他自己现在的外在不也是一名少年?

    “用我师傅说的话,他或者说他们现在的情况应该叫邪血侵蚀。”

    “邪血侵蚀?等等,让我理解一下......”少女眼中先出几分茫然和疑惑。

    离的近了李云涛才看清楚,她的双眸并不吃纯粹的碧绿色,在那对翠绿的瞳孔边缘有一抹漂亮的金色。牛奶般白皙细腻的肌肤映衬得那娇艳的嘴唇越发红润,窗外投下的阳光为它镀上了一点高光。

    微蹙的深褐色如同一对弯月。

    “您的意思是,造成他如今这种情况的原因来自于血液,是怪物淋在他身上的血液?”瑟琳娜终于想通了李云涛话语中的信息。

    “是的,确切的说来自怪物的体液,唾液和血液都会有类似的效果,唾液的话要直接接触伤口,而血液只需要淋到皮肤上就可以生效。”李云涛点点头,肯定了瑟琳娜的思路。

    “那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瑟琳娜紧追着问道。

    “你们这边的术士议会对怪物造成的危害没有研究么?”李云涛奇怪的皱起眉头,不会吧?

    “说实话,这种类型的怪物我们也是近几年才有接触。我的老师:术士议会伟大的元老院成员,大魔导师亚里斯.普林斯顿,他在一个月前的一次观星中发现位于亚顿平原月亮湖以东的一片区域有奇特的能量潮汐反应。于是将我们这些还在学习中的学生派遣出来,观测异常能量潮汐带来的变化,并寻尝试寻找它的发生诱因。”瑟琳娜解释说:“而我正是被派遣驻守这座白沙城进行观测任务的那一个。当然被派遣出来的不止我一个,议会里可动用的初级术士都参与了这次大规模能量潮汐观察和检测活动。”

    “你还没告诉我,它将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她没忘记继续追问。

    “后果么?你们知道行尸吗?”李云涛反问了一句。

    “行尸?我知道你们东方有赶尸人驱赶尸体回乡埋葬的习俗。术士议会里记载的会动的尸体,只有受到诅咒不能安眠的灵魂囚困于身体的牢笼内,形成的恶灵尸魔。而在恶灵尸魔中最著名的要数埃萨王朝的木乃伊了,他们的王室一直有制造木乃伊陪葬,充当王陵内的卫士守卫陵寝这一传统。”瑟琳娜将自己知道的知识讲了出来。

    “那和我说的行尸不是一种存在,受诅咒产生的恶灵、人类魂魄执念不散残留世间的幽灵、因强烈情绪以及特殊外在因素影响而诞生的厉鬼都不在此例。”李云涛侃侃而谈,还好他之前有看过师傅留下的笔记,虽然知识囫囵看了一遍,但拿来忽悠人还是够用。

    “我说的行尸是被邪血污染,化身为没有思想只残留进食本能的尸体,这种邪血污染,即使是死人也可以令其复生,袭击活着的人。而活人沾染了邪血,也会被转化成这种形态的怪物,他们没有思想,灵魂也被侵蚀污染,不知道疼痛更没有感情,和尸体无异。”李云涛继续解释说。

    “天呐~”瑟琳娜和两位小女仆齐齐张开小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真是太可怕了。”滴露露嘟囔着说。

    “我绝对不想变成这样。”夏露露附和着说。

    瑟琳娜用手捂住自己的樱唇,心中却已经想到了最近几年发生在某些存在出现的恶性-事件。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当被邪血侵蚀污染复活转化成行尸,这些行尸会主动攻击活着的人类,而被攻击者也会被转化成行尸。”

    这一次房间里的三名女孩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过好消息是,被源头行尸攻击转化而来的行尸再攻击人类,不再具备侵蚀转化能力。”李云涛端起茶几上正升腾白色热气的绿茶轻轻啄饮了一口。结果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噜发出声响,他又想起来自己的午饭还没下肚,不过看着窗外正在西下的斜阳,看来只能和晚饭放在一起了。

    瑟琳娜的脸色从惊讶迅速转换成了凝重,她摸索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仿佛哪里有胡子一般。

    “也就是说只有彻底清除被邪血沾染的尸体和伤者才能扼死行尸的传播?”她略作思考已经分析出其中的关键所在。

    这岂不是说艾伯特必须被杀死?

    她的心在不断下沉,这一次执行任务,自己带来了六名护卫,才经历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就要折损一半,那接下来自己的安全怎么办?任务显然是不能随便放弃的。这是一次机会,能在众多术士学徒中出头自己必须把握住这次机会。

    被发配来白沙城,自己在学生们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那这个邪血侵蚀转化行尸的过程大概需要多久?”她目光灼灼的盯向李云涛。

    “不超过一夜,据我们那边的研究,最短只需要四个小时。”李云涛放下茶杯,捡了一块刚好可以一口吞下的糕点,丢进嘴里细细咀嚼。

    这是一种夹心饼干,烤制酥脆的饼干外壳内里,夹着一颗酸甜适中的梅干。味道颇为不错。

    ‘有钱人的享受。’他又丢了几颗进嘴里。

    小会客厅里一时间只剩下他细微的咀嚼声。小女仆们噤若寒蝉的缩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而瑟琳娜则面现苦涩的将自己陷进沙发柔软的靠背软垫里,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手中魔杖顶端那颗漂亮的红宝石。

    “那...那您有没有方法救下受伤的活人?”刚铎夫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众人凝重的沉默。

    在他身后,脸色已经发青的艾伯特此时面色更加灰败,这个强壮战士的眼眸中尽是绝望。

    他已经使用了一瓶作为主人的瑟琳娜慷慨赏赐的治疗药剂,就这一瓶治疗药剂,在术士议会公开售卖处的标价是两枚金克拉,而自己是当初卖身给术士议会卫士学院的平民学生,毕业之后每个月的补助只有二十银币。

    也就是说他先前已经喝掉了自己接近一年的补助。低级术士在正式就职某些贵族的魔法顾问之前,都是在自己导师那里一边学习一边帮工,每个月可以领到三个金克拉的补助。

    当然原本就出身贵族或是有贵族资助的术士生活就不必那么拮据,只要和贵族签订一份出师之后为该贵族工作十年的契约,就可以得到每个月十到二十不等金克拉这份初始阶段弥足珍贵的资助,这也是大部分术士们的选择。

    但,自己的主人就是那依赖自己自力更生的一小部分。

    这其实也不怪她,在一年多前,她是有同一位小贵族签订契约的。可惜天意弄人,那位贵族在一次领地内的剿匪行动中陨落,和他一起陨落的还有他的血亲兄弟组成的家族卫队。在没有合适继承人可以撑起大局的情况下,这位贵族的男爵领被紧邻的伯爵接管,那份资助契约虽然还在生效,可是钱却再也没能来到瑟琳娜手上。

    术师议会的规矩就是,签订一份契约的术士在契约生效期间不允许再同时签订另一份。

    事实上已经算是单方面违约的贵族一方本该终止契约,而瑟琳娜也的确提出了终止契约的申请,但贵族那一方却不打算放弃这位签约术士,只是以各种借口拖延资助款项。

    这份糊涂帐拖延到今天,瑟琳娜的窘境就显得格外惨淡。她没钱再雇佣除议会分派下来之外更多的护卫了,哪怕是补充损失的人员都做不到。

    “我身上没有能够治疗的丹药,你们术士体系的炼金术没有能够解毒或是清楚污染的药物么?”李云涛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原以为西方超凡领域的强者会有不同体系的应对思路,没想到他们根本对这件事还处于空白阶段。

    “解毒的药剂么,我这里还有一瓶,这时我前段时间刚配置完成的。”瑟琳娜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迫不及待的起身绕过屏风跑进里面的房间,当她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着一支透明度差强人意的玻璃试管。

    试管内是墨绿色的液体,看她拿在手里摇晃时粘稠的样子,林云涛联想到了漫画里的核废水。

    少女拿着解毒药剂,眼含期待的看向面色已经难看到极点的艾伯特,能不能挽回一名护卫的生命,全看这一次了。

    “稍等,我查一下攻略,我记得普通的药物能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需要加入某样关键材料。”李云涛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条知识,连忙阻止了瑟琳娜拔开试管软木塞的动作。

    他从马甲的内袋里抽出贴身放着的笔记,顺带将放在一起的发光吊坠也带了出来。

    场间几人眼前一亮。发光吊坠,那可是李云涛用来对付影子魔物的宝贝,它的价值不言而喻,而能和发光吊坠一起贴身放着的,这本笔记的价值想来同样珍贵。

    动作利索的翻开牛皮笔记本,直接跳过前面的部分,他从中间位置将笔记本对开,再向后翻了几页,就来到了记录魔兽和邪兽内容的部分。

    甘草、野山菊、灵素花......邪兽内核(魔兽内核最佳)。十几味药材的最后,赫然写着他印象中的名词。

    ‘寻常的解毒丹配方对邪兽及魔兽血液造成的侵蚀污染作用有限,仅能在轻伤的情况下应急。但是当加入取自邪兽颅腔的内核里的能量液,并添加几味用以平和药性的药材之后,驱邪丹的效果大大提高。如果加入的是魔兽内核里的能量液,效果绝佳。’

    ‘然寻常药材易得,邪兽内核难得,邪兽一战,内核十出其一算的幸事,唯有魔兽每出必得。惜魔兽难觅,寻而不得常也。’

    接下来则是驱邪丹的具体炼制步骤,以及注意事项和一些小技巧心得,其中就包括了如何从内核中取能量液。

    李云涛看笔记的时候,两名小女仆踮着脚尖在他身后偷看,然而满页的凌乱毛笔字,看得两个小家伙只能彼此对视一眼伸伸舌头,完全看不懂。

    “刚铎夫大哥,请把我的行李拿来,事到如今也只能试一试了。”李云涛放下手里的笔记本,抬头对一脸焦急的冷硬汉子说道。

    好。

    刚铎夫重重点头,他拍了拍艾伯特肩膀就拉开房门钻进了走廊。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赌一赌,不知道这位艾伯特大哥有没有胆量跟着我赌一把?”李云涛看向脸色铁青,嘴唇泛白隐隐有些开裂的艾伯特。

    艾伯特惨淡一笑:“我有什么不敢赌的,如果喝下去没有效果,请主人原谅我不能继续完成保护您的职责,而治疗药剂的债务只能亏欠您了。”

    “你这是在说些什么,你们受伤不也是为了保护我么?给你们用治疗药剂是理所当然的。最令我难过的是:跟我一起出行的六位勇士,由于我在战斗中的糟糕表现,白白牺牲了两人。现在,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也离我而去。”瑟琳娜情真意切的说着,眼框内晶莹的泪花自眼角溢出。

    “如果我一开始就使用二阶契约魔术,阿尔芬斯就不会被那牛头怪撞飞,如果我能够更早从李云涛阁下的提醒中醒悟,提戈也有机会活下来。”瑟琳娜的自责发自真心,其实在冥想休息的时间里,她有复盘先前自己在战斗中的表现,发现了诸多不足和缺憾,但就第一次实战而言,她自认为自己的表现已经在及格线以上。

    “不要说了,保护术士本就是我们被训练出来的目的,而且您的表现没有任何问题,作为一名初级术士您的表现已经十分出色,两个二阶魔术七个一阶魔术,您的魔力总量已经是我听说过的初阶术士中最出色的,我们作为护卫能够追随一位前途如此广大的术士,还能有什么别的祈求?”

    艾伯特捂住自己的嘴,五指用力的捏着,指尖将脸部皮肤挤压得下陷,泛白把原本的抖动都压了下去。

    这时刚铎夫已经拎着李云涛的背包小跑着回到门口,在他背后另外两名兄弟拿着剩余的零碎物件。其实这些行礼刚铎夫一个人拿绰绰有余。

    李云涛伸手接过背包,当着众人的面解开束口的绳结,伸手进里面的内置小收纳带摸索,这个过程很短,他从背包里摸出了一颗内里紫蓝相间的珠子。

    珠子内里紫色多蓝色少,证明它来自一头四目呲牙。

    ‘正好被他们围杀的也是一头四目呲牙,倒是物归原主了。’

    李云涛收集的内核一共也没几颗,它们分别来自哪头魔兽他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你们的运气很好,我正好有最关键的一份材料,不过我们东煌的炼丹术和你们这边的炼金术有很大差异,加上这为关键素材之后,它能不能起到预期中的功效,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赌的事情了。”他左手捏着那颗圆珠内核,对艾伯特点了点头。

    艾伯特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谁也不能保证他还能再坚持多久。

    “用星辰金活着秘银制成的利器刺破内核,将能量液滴入加热的药液并匀速搅拌,必须保证每一滴落下,搅拌均匀之后在滴下一滴。如果滴入的太快,会导致能量液和药液反应不均衡,那么成药之后的效果就会很不稳定。”

    一边交待内核使用的细节,李云涛就将那颗珠子放进了瑟琳娜的手心里。轻易得好似它并不如何重要,然而实际上它此时关系到生命之重。

    “我可没有炼药用的道具,你能自制炼金药剂,想来身边不会缺这些东西。交给你了。”

    接过邪兽内核的瑟琳娜小心翼翼的端着它,生怕掉在地上摔碎了。

    “别紧张,这东西比你想象中更坚固,现在更重要的是抓紧时间。”李云涛出演宽慰的说道。

    瑟琳娜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对夏露露和滴露露使了个眼色,自己径直进入内里房间。

    “李云涛阁下,您一定饿了吧,我们这里还有些点心,您先吃些垫垫肚子,主人动作很快的。”

    “李云涛阁下您真是博文多识,这些和邪兽魔兽有关的知识,我们先前听都没听过呢。”两个小丫头上下抖动着两只长耳朵,殷勤的伺候起来。

    一个给他倒了杯新茶,另一个端来点心,拿在手里往他嘴里投喂。

    看着那上下欢快摆动的耳朵,李云涛联想到自己曾经养的那只中华田园犬。

    “哪有你们说得这么夸张,例如你们是什么种族,我就从没见过。”李云涛被突如其来的热情淹没,既然不能拒绝,就勉为其难的享受了。

    “我们是艾弗琳妖精,生活在大陆北方温暖的夏尔草原边缘的丘陵山地,族里有规定成年的妖精要在大陆上游历二十年,才能回到故乡定居,所以我们就出来到你们人类这边讨生活了。”

    “是啊是啊,在夏尔生活的好好的,就被没一点同情心的姥姥赶出来,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好可怜的,不过后来遇到术士议会的商队,我们俩直接签了二十年服务协议,这下不愁吃喝了。”

    “还能穿漂亮的衣服。”

    两姐妹你一言我一语,最后还互相击了下掌。

    “你们就不怕自己被卖了?话说你们这样子算是成年了?”李云涛翻了个白眼。

    “怕什么,咱们的远房亲戚希尔芙林精可是很厉害的,而且我们又没有危害谁,人类对我们都非常友好。”

    “别看我们这样,可比人类长寿的多,我今年五十三岁零三个月十四天,滴露露比我小两天。所以我是姐姐。”

    “你们艾弗琳妖精五十岁成年的么?”李云涛差点将嘴里嚼了一半的小点心喷出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两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老姑娘’。

    “而且啊,人类里面还有些特殊爱好者,喜欢和我们艾弗琳谈恋爱,但是他们那方面能力又不行,我们还没什么感觉他们就蔫了。”

    “嘻嘻嘻,才谈了十几年恋爱就说自己不行,你们人类这方面太差了。”

    你们艾弗琳是这么衡量那方面能力的么?李云涛摸了摸额头。

    以人类的寿命来说,十几年还能保持对你们这小身板拥有热情,病已经没救了。

    “那希尔芙林精又是什么样子?”李云涛饶有兴趣的问道。

    “别提,提就是一群没节操。”滴露露一脸嫌弃的说。

    “希尔芙不像我们,她们住在深林中,喜欢住在树上,所以四肢格外修长,身高是我们好几倍。不过她们繁衍后代比我们艾弗琳困难,所以她们会抓紧一切机会和看得上眼的对象钻树林。”夏露露接口解释。

    “钻树林?”林云涛已经想到了一副野战画面。

    “是啊,她们的习俗要在林地中进行繁衍仪式,接受森林精灵的祝福,以期望怀上孩子。”

    “即使这样,林精的半血孩子也很少。其实之所以我们喜欢跟着瑟琳娜,是因为她身上有十分稀薄的林精血脉,让我们天然觉得亲近。”

    “之前看上我们俩的人类老头都一把年纪了还想和我们谈恋爱,我们又不傻,玩不了几年他就可能去见你们的天父,浪费感情。”

    李云涛张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槽点太多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嘴。

    就在两个艾弗琳小女仆围着李云涛叽叽喳喳的时候,刚铎夫和另外几命护卫一边安慰这艾伯特,一边伸长脖子不时向里屋方向投去期待的眼神。

    在几人焦急的等待中,瑟琳娜提着已经变成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解毒剂自屏风后方绕了出来。

    “试试吧,我已经按照阁下的要求调和了药剂,现在就看效果了。”她直接将药剂瓶递给艾伯特,后者眼白已经爬满血色,显然忍耐的十分辛苦,他感激的露出一个有些吓人的笑容,颤抖着双手去接药剂。

    但那双手抖的实在厉害,手指还没碰到药剂瓶就在空中不断打着摆子。

    “我来喂他吧。”作为几人的队长,刚铎夫用稳定的大手接过药剂,遂而让艾伯特仰头张嘴,直接将药剂全部倒进了他的喉咙里。

    咕噜。

    艾伯特的喉结上下蠕动把药剂咽了下去。李云涛这时也围了过来,他想看看效果怎么样,毕竟这是自己的提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