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十三节 别理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三节 别理他

    右手被踩住不好发力,只以左手扣住地面,李云涛双腿屈膝弓起腰背。骑在他身上的女人没有预料一个半大孩子会如此坚决的抵抗,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成功完成了预定动作。

    此刻她就算要竭力压制已经晚了。

    李云涛双腿如同压缩到极致后被放开束缚的弹簧样猛的一蹬,以左手掌为支撑他整个身体瞬间倒立而起。女人对这种状况始料未及,一半若是被从背后锁住脖颈,都是想办法掰开锁住自己脖颈的手臂以求保证呼吸顺畅,而后在谋求身体位置转换,进而反制对方。

    这种倒立起来的一个对方法打了女人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她只紧紧勒住李云涛脖颈,双腿钳子般紧紧夹住他腰身。

    李云涛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还久怕你松手跑了。

    他身体继续后仰,倒立而起的身体直接翻了个身,背部向下砸向地面。

    当女人发现李云涛的意图并松开双腿钳制想要脱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砰嗤~!

    一层沙砾和尘土在碰撞中,被身体冲撞地面时挤压出来空气吹得腾空而起。碰撞坚硬地面的肉被冲撞带来的力量挤压形变,压得整体扁了三分之一,特别柔软的部分则被压缩得更多。而后又在反作用力和内在骨架的支撑作用下向上反弹,震颤着抖动着。

    女人成了铺在李云涛身下的垫子,狠狠的承受了砸落在地面的所有冲击。那一瞬间,压在她胸口的,李云涛背后装了陨石和杂物的背包以及那本被包裹起来的铜书,几乎将她肺叶中所有的空气都压榨了出来。

    嘶~

    她下意识的吸气,结果将腾起的大量灰尘连着新鲜空气和李云涛身上那与沙道蛆战斗后留下的血液和黏液混杂的异臭,一并吸了进去。

    咳咳咳~!咳咳咳~!

    几乎是转瞬间,她就将吸进去的空气再次用尽全力咳了出来,李云涛看不清她的脸色,不过想来不会太好。

    趁着她咳嗽的机会,李云涛已经翻身爬起并顺手从后腰的卡子上取下了工兵铲。

    他还不习惯从背后拔剑,第一时间的选择当然是怎么顺手怎么来。

    以前和老爹训练的时候用的都是木剑,根本没有剑鞘也就不必训练拔剑,而跟着宋廷煜出来也不过才几天(自以为)期间只学会了打坐冥想,剑术格斗之类的知识还未开始学习。

    “以为我是小孩子就瞧不起我?哼!平胸!”李云涛恶毒的丢下一句话,捡起被自己丢在一边地上的弩机,转身迅速缩进了树林的阴影里,那黑色的罩帽长斗篷很快就和树林里的黑暗混合,消失。

    三个呼吸之后,几道沉重又焦急的杂乱脚步声带着火把的光辉靠近了这边。

    火把的光芒将倒在地上的女人照亮,她仍不住的咳嗽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个被斗篷罩住的东煌小孩消失的方向,甚至都不肯回头看一眼来救援自己的人。

    “阿妮,早就说了你的本事还够不上做暗哨,怎么样,这次在一个孩子手里载了吧?有什么感想?”

    “臭!”她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吐出一个单字。

    接着她突然如发狂的母豹般从地上跳了起来,声嘶力竭的用自己的母语对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呐喊:

    “...臭小子!!”

    一只大手适时的落在她略显单薄的肩膀上,并死死扣住。

    “好了,阿妮。你人没事就还算事件好事,现在不要冲动,跟我回营地,阿姆她们还等在那儿。

    他并没有把你怎么样,不是么?”

    接着他又补充说:“当然这也可能和我们赶来的比较快有关。至少他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敌意,你现在冲过去只会激怒他。要知道你刚才倒在地上,需要在你脖子上用小刀轻轻一划...”

    女人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大手下的肩膀抖了抖,整个人缩了缩,而后又抖了起来。

    呜呜喑喑的声音响起。

    “老米格,你不该这样吓她,即便阿妮是你的女儿。阿妮还小,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充当暗哨。”一名壮年汉子看着哭泣的女人,脸上露出不舍和怜惜。

    “她15岁了,已经成年,总要学会独自面对一些危险。现在让她知道凶险,总比盲目出手再犯一次相同的错误,然后送命来得好。”为首的男人淡淡的反驳说。

    “好吧,这是你的家务事,你高兴就好。”那壮年汉子耸了耸肩膀,大胡子一抖一抖的说道。很显然老米格说得更有道理,自己讲不过他。

    两个男人将阿妮护在中间回了营地。

    在营地里等待的男人和女人们见到三人平安回来,都松了口气,以为年长的女性张开双臂迎接了哭泣的阿妮,并将她拥在怀里轻轻拍打后背以示安慰。

    作为营地首领的老米格坐回到营火前,捡了根枯枝随意丢了进去,他脸上的表情平淡得就宛如这一切从未发生一样。

    这个小插曲过后,小小的营地很快恢复了平静,女人们爬回车厢继续睡觉,一个男人潜入树林阴影里,一个假寐休息,老米格继续值夜。

    “我能找到他,他身上很臭,就算藏进树林里也闻得见,想找出来很简单。”阿妮躺在妹妹身边说道。

    “知道了我的姐姐,你很厉害,已经能够独自一次猎到两只兔子和一头小林鹿。”

    “还有野猪,那一次我已经射中了它的脖子,它只是跑进了树林深处,如果不是阿爸拉住不让我追进去,我就能把它带回去。”阿妮不满的反驳说。

    “可是阿爸也说过,树林内部是林妖和恶鬼的国度,如果遇到林妖还好,如果遇到了恶鬼,就不要想着再出来了。去年小萨勒进树林追自己家的狗,就再也没回来。隔壁的沙姆说他被恶鬼吃掉了,只找到一只鞋子和鞋子里的脚,可怜的萨勒阿姆哭了三天三夜。”

    “阿妮,你说恶鬼吃人是...是真的么?还没有一个见过恶鬼的人活下来过。”她的妹妹问道。

    “不知道,我又没遇到过,不过阿爸说父神教的圣教军十几年前曾经讨伐过恶鬼,他们和恶鬼战斗并杀死它们,将它们驱赶到树林深处。不然现在乡下的村子里还会有恶鬼时常出现。

    萨姆德大哥说他小时候就见过恶鬼出现在村子附近,它拖走了山姆大叔家的牛。”

    “萨姆德大哥比你大十岁,我见他都要叫叔叔了。他是不是喜欢你?”妹妹问,她接着说:“他什么都跟你说,我从没见他和别人那么健谈过。”

    “你说阿爸会不会把你嫁给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关心这个?”阿妮心绪烦乱的反问。

    “因为你嫁出去的话我就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了,两位哥哥和阿爸阿姆一定最宠我。”

    “你现在也是最受宠的那个。”阿妮翻了个白眼。

    “胡说,阿爸为了给你锻一把弯刀,偷偷把攒了好几年的钱都拿去买铁了。阿姆每年都给你做新衣服,而我只能穿你穿过的...啊”妹妹撅嘴说着,突然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猛然捂住小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阿爸给我锻新刀了?”阿妮眼睛猛地亮起,她现在的武器还是阿爸借给自己用的匕首,她眼馋阿爸腰间的弯刀已经很久了,但阿爸说那是要传给大哥当传家宝的,不可能给自己。

    一把新的弯刀,哪怕它只是一把小小的只适合女孩用的更近似于饰品的弯刀,那也将是阿妮梦寐以求的。

    “好了宝贝们,都赶紧睡吧,如果睡不着就换你们阿爸来睡,他已经连续值夜三个晚上了。”阿姆的声音突然响起。

    姐妹俩赶紧闭上嘴,僵硬的躺直身体装睡。

    阿妮再次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胸口,又想起了那个黑影消失前的话语。

    平胸!

    我也是有胸部的,只是以前为了训练方便缠着布带没长起来而已。

    以后不绑布带了!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带着我倒立起来的,他明明还那么小...

    在乱七八糟的遐想中,阿妮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在车厢外嘈杂的牲口叫声对耳膜的折磨中,阿妮再次醒来。一侧肩膀和后背有些疼,因为只铺了一层地毯的车厢木地板比家里铺着厚厚褥子的床铺应多了。不过阿妮已经习惯了,她只是习惯的揉了揉脖子,而后伸了个懒腰,将纤瘦的腰肢和微微隆起的胸部曲线尽情舒展。

    跟阿爸在新商路走了一个来回,过去的三个月里每天都是如此起床,只不过今天胸口没有缠布带,她觉得呼吸变得轻快了许多。

    “昨天已经出了沙漠,阿姆说再有五天就能到家啦。等路过月亮湖,我要好好洗个澡!”妹妹神采奕奕的就如同不知疲倦的小鸟,围着正在煮早餐的阿姆和她正搅动汤勺的铁锅叽叽喳喳,看到阿妮连声叫道。

    叠好骆驼绒毛织成的毯子,将它塞进车厢里瓷器和车厢木栅栏之间的缝隙里。这次行商换回来的货物中,就属这些瓷器最金贵难伺候。

    但不可否认,它们很好卖也很值钱,只需要两个银锭子价钱就能买到的盘子,回到罗森德就可以卖出十二个银币,而如果能完好的运回自己家乡那边的城市,有地位又有钱的贵族老爷们愿意出超过二十个以上的银币来购买,当然必须是保存完好品相精美的。

    哪怕嘶碰坏了几个边角的,也可以用三到五个银币卖给那些不那么有钱的城里人。

    下了车,阿妮迈着自己的长腿踱步到正在忙碌的阿姆和围着阿姆忙着叽叽喳喳的妹妹身边。

    凯拉德叔叔的两个老婆一个正在喂骆驼,另一位在旁边用铡刀切割早上采摘的草料,然后铺到太阳下晒干上面的露水。

    “阿姆,早晨吃什么?”她随意的搭着话。

    “今天早上我在附近林子里采了些新鲜的蘑菇,莎莎挤了些骆驼奶,加上咱们昨天晚上剩的洋葱熬一锅蘑菇浓汤。”

    “我烤了两根面包,这可是到了东煌都没舍得吃一直留下来的。阿姆说今天就能进镇子买新的。”妹妹莎莎邀功一样的指着铁锅旁边插着的两根‘棍子’。

    “真是奢侈的早餐。早晨采蘑菇怎么不叫醒我。”阿妮温柔的将阿姆鬓角垂下,挡在眼前的一缕棕色卷发梳拢回耳后。

    “你昨晚值守了小半夜,又受了惊吓,你阿爸让你多睡一会儿。”阿姆笑着说,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睛里全是关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睡得很饱,屁股搁的有点疼。”阿妮露出了一个充满阳光的笑容。“阿爸呢?他值守了一夜,怎么不趁着现在小睡一会儿?”

    阿妮看着营火周围空荡荡的营地,三个男人都不在,一般来说守夜的男人会趁着女人们忙碌的时候睡一会儿补个觉,而休息一夜的男人则负责上午的警戒。

    “他们就在那边,没多远,也不知道在弄什么。”阿姆用下巴指了个方向,继续聚精会神的搅动着铁锅里的乳白色汤汁,已经有丝丝缕缕的香气自锅里腾起,阿妮的鼻子耸了耸,用舌头舔了下嘴唇。

    “阿姆熬的蘑菇浓汤最好吃了~~我也去看看。”她说着,向阿姆指的方向走去,那个方向她到现在仍记忆犹新,昨晚她正是在那边和那个臭小子交手的。

    “去吧,汤就要熬好了,记得叫你阿爸他们回来吃早餐。”阿姆头也没抬的说道。

    “莎莎,把罗勒叶给我。”她对小女儿说。

    阿妮转过营地一侧的灌木,看到老米格和凯拉德叔叔以及萨姆德蹲在地上,正在指指点点。她蹑手蹑脚的靠近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们,不发出一丝声音,就仿佛一头潜伏起来准备捕捉猎物的雌豹。

    当她接近三个男人十米范围,凯拉德回头看向了她,被他鹰一样深邃又明亮的眼眸盯住,阿妮瞬间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捕猎的目标。而后萨姆德和老米格跟着转头看了过来。

    “阿爸,阿姆喊你们吃早餐,今天早上吃蘑菇浓汤和烤面包棍。”阿妮故作镇定的说道,脚下也不再刻意减低摩擦声,改回了正常走路。

    “哦~我的天父,我发誓你阿姆熬的蘑菇浓汤是整个萨拉德乡下最好喝的。还烤了面包棍?我们还有面包棍这种存货么?一个多月没吃,我都有些开始怀念它那坚硬又充满韧劲的口感了,最好再撒上些蒜末。”老米格故作夸张的叫道,嗓门大到足以传到营地那边。

    “哦,我已经闻到蘑菇浓汤的奶香味儿了。”萨姆德仰头耸着大鼻子,鼻孔里的鼻毛和嘴边的胡子连成一片。

    凯拉德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期待:“我的两个老婆做饭都不如你家的丽萨。”他点头附和说。

    “你们在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看昨晚的战斗痕迹,分析一下那小臭臭怎么逃走的。”萨姆德说道。

    “我觉得你最好也看一下,这是个教训,以后出手之前多考虑一些,平时训练再多认真刻苦些。”老米格深情突然变得凝重,他深吸口气才对女儿说道。

    “这些事最好不要瞒着她,这个教训来的很及时,以后可以少吃很多亏。”凯拉德赞同的点头,同时对萨姆德说。

    “我能保护她的。”萨姆德小声嘀咕

    老米格让开了挡着的地面,阿妮顺着他的目光走上前,蹲在地上看那些战斗的痕迹。

    五个窟窿嵌在地面上,这里虽然是泥土、沙砾和岩石混合构成的沙漠边缘地质,但实际上泥土很少,只有树林那边土层稍微多些,而这里还未到沙漠区,沙砾的量也很少,那五个窟窿简直就是直接在岩石上抠出来的。

    阿妮将自己的五指伸进那五个窟窿,自己的手指间隙要稍稍并拢些才能刚好把五根指头放进去。

    那只抠出这五个窟窿的手比自己还要小一些。

    她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各种可能。不管怎样,只要被这样一双手抓住,自己都只有死路一条。

    距离五指窟窿稍微有些距离的地面上,有一小片龟裂,龟裂的中央刚好放得下脚尖。

    阿妮已经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那个臭小子扛着自己的压制弓起身体,在地上蹬了一下,而后她整个人就跟着倒立腾空。

    她又回忆起自己被砸在下面,几乎散架的痛苦回忆,臀部的疼痛也许不是车厢地板搁的,而是那一下砸的。

    但她当时没什么感觉,之后也忘记检看,毕竟这个位置受伤,有些羞耻。

    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我竟然主动向他发动袭击。

    阿妮的脑子里嗡嗡的,乱七八糟的思绪掠夺了她全部的思维能力。

    啪~

    一只大手拍在她背上“好了,不要想太多,他如果想要你的命,你早就死了。至少现在可以证明他真的没有敌意,而我们显然有些惹得他不高兴了。再遇到他时多注意些吧。出门在外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

    “真是个小怪物,他的阿爸阿姆得有多厉害。”

    “应该和圣教军一样厉害。”

    “只有强大的血脉才能培养出如此强大的孩子。这个孩子的来历一定很不简单。”

    三个男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往营地回归,只留下阿妮在后面看着五个窟窿微微发呆。

    “喂!阿妮,赶紧跟上,晚了的话浓汤就被阿爸我都吃光咯~”

    “哦?......哦!来了来了。”

    再会来得比老米格预想中还要更快一些。

    “阿爸,那个人的眼神好可怕。”莎莎抱着属于自己木碗,新鲜出锅浓香四溢的蘑菇浓汤里泡着切成片,烤得外皮酥脆内里柔软的面包棍。有些畏惧的看着林子里躲在一根树干旁边的李云涛。

    已经许久没吃热食的李云涛就着蘑菇浓汤的香味,啃着手里冰冷坚硬的馕饼,他的目光锁定了营地中一名少女,她吃一口浓汤,自己就啃一口馕饼,好像自己也跟着吃了一口一样。

    那幽绿的冰冷的宛如那饿狼般充满饥-渴的视线犹如实质笼罩在营地众人身上,就连四匹拉车的骆驼都停下了进食,紧张的看着李云涛所在的方向,仿佛随时就要逃跑。

    被这样的目光罩着,原本美味香醇的早餐顿时变得如同难以下咽的木屑。

    那少女停止了进食,将目光迎向少年。

    却看到少年有些忧郁的停止了啃食自己手里的那块油黄色的食物。有股近似于怨念般的情绪从少年那边发散出来。

    好吧,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吃。整个营地只有她自己的进食声,其他人已经完全不敢再有其他动作,没办法,实在是那边的气场过于强大。

    男人们停止动作是因为联想到早上看到的五个指洞,以及此时被少年端在手里的那个怪异的看着像重弩的东西。

    女人们则是见男人们停止进食,便跟着也停了下来,她们自然能感受到气氛的变化,也隐约察觉到了某种不祥的压抑的阴沉的东西笼罩在自己身上。而最小的女孩莎莎,则完全出于本能长生的恐惧。

    少女阿妮吃完了一碗蘑菇浓汤,少年啃了小半馕饼。她偷偷窥看少年,联想到他昨天身上的味道,少女阿妮完全不敢想象他吃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她大着胆子看向少年,见他并没有收起食物,似乎是等待自己继续进食,毕竟他手里那块鬼东西还剩一大半。

    阿妮只好端着自己的木碗起身到铁锅边又盛了一碗蘑菇浓汤,汤勺往木碗中倾倒乳白色汤汁的时候,树林那边的怨气又一次升级。

    那种幽怨的,失落的,渴望的情绪简直就要将众人淹没。

    老米格右手端起自己的木碗站了起来,左手压在弯刀的金属刀柄上,他吞咽了口唾液,高高突起的喉结上下起伏,即使有大胡子遮着也看得清清楚楚。

    他壮起胆子转过身往李云涛方向走去,看着少年收起了手里的那块食物,双手端着那个奇形怪状的弩具,眼神平静、冷漠,如狼般饥饿。

    他发现他的目光焦点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手上的木碗!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呼~到底还是个孩子。

    “朋友,要不要一起吃一些?”他的东煌语说的也不是十分流利,不过用来交流他还是有些自信的。

    当他走到一定距离,对面终于有了反应。

    呲~

    对面的少年眯起眼睛,变成缝隙的双眸绽放出危险的光芒。他端起弩机呲着牙故作低沉的回应:“少看不起人。”

    这一刻的他看起来就好像随时可能炸毛的猫,异常危险。

    老米格眼睛抽了抽,但出于经验,他还是将装着热气腾腾的蘑菇浓汤的木碗放在了脚边,而后慢慢退了回去。

    当老米格回到营地,一直盯着李云涛的小女儿终于不再紧张,只是有些怅然若失的说道:“他把那碗汤拿走了,我们的木碗少了一只。”

    “赶紧吃吧,已经耽误好一会儿时间了,今天我们必须赶到洛伊德镇。阿妮,你的碗给我用,你已经吃了一碗。”老米格一屁股坐在卷起来的行李卷上,吩咐着说。

    “他什么情况?既然要吃的,又摆出那副样子。”

    “大概是矫情吧,少年人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作祟。只要他不伤害我们就行。”老米格似是回忆着什么,抬头看着天上的云,然后低头开始进食。

    他刚吃没几口,那股幽怨的气息又笼罩了小小的营地。

    老米格无奈的叹口气,回头望向气息涌来的方向,那个笼罩在兜帽斗篷里的少年再次出现在树干一侧,这一次他换了一棵树遮挡自己的半身,而之前自己留下的木碗已经摆回了先前的位置,已经空了。

    “他吃的好快。”莎莎看着自己手里的木勺,计算自己刚才吃了几勺蘑菇浓汤,左手里的烤面包上沾着的汤汁滴落到粗布裙子上都没发觉。

    老米格又叹了口气,再次端着碗走了过去。

    “朋友,不嫌弃的话一起吃一点?昨天是我们不对,我老米格在这里说声抱歉了。”

    少年没有回应,只是更幽绿了几分的眸子盯着他手里的碗,他只能迈开步子继续前进,直到走到属于自己的木碗旁边,脚下破旧的羊皮软靴刚和地面接触,那个少年的奇怪重弩又端了起来。

    “你看不起谁呢?”

    真矫情啊~

    老米格心头叹气,蹲下身将自己的碗换了回来,而后依照前一次般退回营地。

    “阿爸,他又把碗拿走了。不过前面那只还了回来。我们只少一只碗。”小女儿莎莎有些高兴的说。

    “那不是还是少了一只。”少女阿妮掰断一根手指粗细的枯枝,丢进已经快要熄灭的营火,赌气一般说道。

    她心里觉得这一切都要怪自己,如果昨天晚上自己不自作主张偷袭他,说不定今天双方可以友好的坐在一起吃早餐,而她可以请教一下他是如何变得如此强大的。

    “是啊,我们还是少一只碗。”莎莎有些伤心的低头继续吃饭,没有少年那狼一样的目光盯着,夹在膝盖间碗里的蘑菇浓汤再次勾动她的食欲,她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迅速抄起勺子开始舀吃碗里的食物。食物入口没嚼几下便急三火四的吞下肚

    “慢点,小心噎着。”旁边的阿姆发现了小女儿的异常,立刻阻止。心中浮起几分荒谬的情绪,自己小女儿明明已经十岁,最近不知为什么学起淑女那套东西,变得懂事了很多,没想到今天突然就变了回去。

    “我要比他快,不然...”

    那股熟悉地幽怨的阴沉的和着更强烈了几分渴望的气氛再次笼罩下来。

    阿妮豁然站起身来,她猛的转头瞪向树林里换了棵树当掩体出现的少年。

    “还有完没完了?!!”

    她略带尖细的嗓音喊道,用的是自己家乡的语言,还带着浓重的家乡口音。

    少年沉默的与她对视,丝毫不怵。隔了半晌,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以为我听不懂就敢骂我?”

    老米格继续低头吃早餐,蘑菇浓汤销路很好,此时锅里只剩下残余的汤底,而自己手里这碗才是他吃的第一碗。

    “别理他。”他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