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十节 不知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节 不知去

    宋廷煜分辨着随风而来的味道,寻找它的来源方向,但荒风里传来的味道时浓时淡,而风向也时不时出现变转,这为他的寻觅带来许多阻力。

    李云涛则趴在他身畔,拨开斗笠垂下的帘子,运足目力往师傅面朝的方向眺望。

    目之所及的范围仍旧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层层叠叠的沙丘仿佛退潮后的海滩,眼睛看得稍久便会有些头晕眼花。而且被酷烈日光爆晒的沙丘,因空气温度变化会产生光线扭曲,更影响视觉探查的效果。

    荒风带来的冷意更甚了,让李云涛本能的想要裹紧披风,保存更多的体温。

    等等!

    很冷?既然冷,为什么远处沙丘的表层会有光线扭曲?在南国的雪原里,极目远眺除了雪面反射的阳光过于刺眼,却不会产生任何光线扭曲现象。

    “师傅。”

    宋廷煜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腔调,算是回应。

    “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看到的远处那些沙丘,是法术制造的障眼法?”李云涛小心翼翼的问道。

    “嘶...障眼法的确可以欺骗我们的视觉,但这么大范围的障眼法几乎不可能,而且既然设置了障眼法阵,自然是要屏蔽外界的侦测,那么连味道都会遮蔽,不可能让我嗅到魔兽的体味。”宋廷煜说着,从腰包里掏出一块构造精巧的铜盘,铜盘中央卡槽内装填着一块晶莹剔透宛如水晶般的荧蓝色宝石。

    他扶起圆盘侧面卡槽里的一根看不出什么材质制造的圆弧型指针,将指针一端卡在铜盘上的刻度轨道内,弧形的另一端悬在宝石顶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攥住。

    将圆盘水平放置后,轨道内的指针开始在标有刻度的卡轨内移动,那指针沿着轨道转了几圈圈,似乎没有任何收获,停在初始位置上便不再动了。

    “周围没有阵法能量波动,如果有发现散溢出来的阵法能量,它会震动发出嗡鸣提示。”宋廷煜将指针取下放回卡槽,而后合上铜盘的盖子收进腰包的收纳袋内。

    “这几日每日午时我都检测过,同样没有发现能量波动。”

    李云涛皱了皱眉,心中仍是有些不信,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那远端沙丘上的光线扭曲绝不是自然产生的。而且东煌帝国虽然幅员辽阔,但南寒北热这些基本知识他还是知道的,听说只有在极北面的国度,才会在北方重新见到雪域,然而想要到那极北的国度,首先要北出东煌国境,穿越三个小公国,再跨越号称没有边际的夙北树海,才能达到那片传说中的土地。

    而李云涛所获得的这些知识,是曾经来到东煌的一位海商带来的。这位海商又是从何处得知这些讯息,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学堂里是这么教的,自己也是这么记的。

    就师徒俩骑马行这四五日路程,按距离来算倒是该已经出了东煌国境,但应该还没穿过那三个公国,更不必说号称无际的树海了,自己看到的全是沙子,连片绿色都没有。

    “师傅,你说会不会对方用的是魔能来驱动这障眼法,所以你的指针没有反应。”李云涛还是不甘心,尝试说服师傅道。

    “不可能,这拨乱罗盘连妖族的妖力都能感应,魔能应该也可以。”宋廷煜下意识反驳说。

    “那你试过么?”

    “这个......倒是没有。魔兽在帝国腹地极少出现,一般遇上也是接受了地方委托或是门派任务前去剿灭,用不上这罗盘。”宋廷煜思索片刻回答说。

    “哼~这个破罗盘主要的作用还不是用来追缉我们妖族?”不知道什么时候猫妖幻夜真君也来到沙丘顶,它摇晃着尾巴,抬头嗅着风中的味道。

    “是这个味儿,又臭又恶心,魔兽的味道。”幻夜辞了呲牙打了个喷嚏。

    见李云涛投来求知的目光于是继续上一个话题:“我们妖族虽然和人类修行联盟签订了和平互助协定,这也只是领地范围辐射东煌国及附近几个帝国的妖帝大人单方面的决定,更远方疆域里的其他妖帝以及他们手下的大妖并不认可。

    何况大妖本就桀骜,行事自由自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协议签署不过才二十几年,对于它们漫长的生命来说实在太短,自然不愿多受管束。这么以来违反协议内容,触犯了人类设置的规条的妖族便需要有人来惩治。

    一般来说在人类门派地盘里犯事的妖族由人类负责追缉处理,而逃入妖帝领地的妖族,则由我族内部处理。”

    “说来可笑,在我族内部缉捕惩处犯事妖族的效率,反倒是比人族那边还高出许多。”

    “不过说实话,和人族修行者签订伙伴协议之后获得的好处众多,比自己孤零零在深山里风餐露宿,又没有前辈指点修行不知道强出多少,这些犯事的妖族实在是...不知道脑袋里怎么想的。”猫妖不无感慨的用爪子刨了刨沙子,好想要埋些什么。

    “这么说来这罗盘就不能信了,到了这里连味道也不遮掩.....准备战斗吧。”宋廷煜不得不承认自己认知上的错误导致之前的判断出了错。

    “既然能用魔能驱动阵法,这片荒漠里藏着的绝对不会是简单的魔兽群,这里必然有精于魔能驱用的魔头甚至魔族阵法师。”

    “魔族究竟是什么样子?”李云涛问道。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遇到一个真正的魔族,便意味着会遇到大量豢养的魔兽以及魔兽驱使的邪兽。”宋廷煜面色阴沉的说。

    “听起来像个牧羊人。”李云涛半开玩笑。

    “这群羊,一顿能吃光一座三十户以上人家的村庄。幻夜你发现魔兽味道的方向了么?”宋廷煜咧咧嘴,露出一副微冷的笑容。

    猫妖用尾巴指出一个方向,却是师徒二人原定行进线路的侧面。

    “还是妖族的鼻子更灵。”宋廷煜伸出一个大拇指。

    “那是,本大爷可不是盖的。”幻夜得意的昂起下巴,却发现自己站在沙地上比站起身的宋廷煜身高差得只能仰望,没好气的一下跳到旁边李云涛头顶斗笠上。

    “还趴着干什么,把你那什么狙击弩架上,准备开打了。”

    “距离多远?我摸过去侦察,你留着这里看着马匹。”宋廷煜抽出背后长剑,青铜色符文剑上的符文一颗颗亮起。他转头嘱咐土地说。

    “它们发现我们了,正往这边来。”猫妖道。

    “过来了?我们来的目的是来侦察情况,如果将这波魔兽干掉就会打草惊蛇,那这次魔物的异动究竟是什么规模,就没办法侦察了。”宋廷煜摩挲着下巴,上面的胡茬已经有半寸来长。

    “避不开了,现在骑马跑也来不及。”猫妖再次泼冷水说。

    “我们在下风处,不是没有机会。但是这马就不能要了。”宋廷煜瞅着沙丘下方两匹并肩而立的马儿,正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尾巴。

    “师傅,不能扔,没了马咱们怎么回去?”李云涛说是这么说,眼中的不舍已经说明了一切。

    ‘的确,马匹珍贵,就算做委托和师门任务也要好久才能凑够买一匹坐骑的钱。平时饲养照料更是和照顾自己家儿子差不多。可和侦察敌情,预警东煌国修行联盟的大义相比,两匹马似乎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可臭小子说的也没错,每日骑马行走的距离何止百里,没了马匹代步,想要功成身退成功撤出这荒漠,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宋廷煜内心权衡利弊,在是舍小我还是保大义之间来回挣扎。

    “你放弃马匹也不过是为了让马引开魔兽注意,好让你们俩得到机会潜入魔族设置的阵法内部侦察,不是么?”猫妖开口说道:“其实完全没必要放弃马匹,这些畜牲虽然蠢,却也是生灵,你怎么能就忍心任它们葬送魔物口中?不如我带着臭小子撤退,你独自潜伏进去侦察,凭借你我之间的契约力量你应该很容易找到我们。

    这么一来任务既能完成,马匹也得到保全,岂不是两全其美。而且我相信没有臭小子拖后腿,你行动起来更方便灵活,也便于随机应变。”

    猫妖的话不无道理,臭小子的确在这种时候有些累赘,但没了猫妖帮助的宋廷煜,总体战力其实是被削弱的。一进一出,反而是带着李云涛,三个家伙一起行动战斗力才更强些。

    不过猫妖既然提出建议,那就是说它也不赞同丢弃马匹。

    宋廷煜深深的看着猫妖和李云涛,良久之后终是长长吐出口气。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事不宜迟赶紧行动。把你怀里的食物给我,然后你们赶紧跑,把动静弄的大一些。”他冲李云涛伸出手。

    李云涛将还带着自己牙印的馕饼块和三片肉铺递给师傅,又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小瓶也一并给他。

    “什么东西?”宋廷煜不解的看着他。

    “食用油,如果很饿又没吃的就喝它,一口就行,热量应该够普通人撑半天。”李云涛解释说。

    “你是不知道修行者消耗的能量有多少?如果遇上战斗时,这一瓶都不够喝。”宋廷煜笑着收起了油瓶。

    “你不嫌腻得慌就喝呗。这是大豆压榨的,味道不会那么好。”李云涛提醒说。

    “好了,赶紧走吧。......对了,这个你拿着,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回不去,你就照着这上面的记载去御剑门,自有门中师兄弟会收留你。”看着李云涛只到自己胸口高的瘦小身躯,宋廷煜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封面金属边框的笔记本,将它丢给了自己的徒弟。

    “老宋啊,你可知道旗子不能随便立,一旦立了旗子,人多半会一去不返的。”李云涛慌手接过,笔记本入手颇重,侧面看去夹在里面的纸张已经破旧泛黄,显然有些年头了。笔记本上下两端封面的金属边框被一道卡扣锁住,保证它即使被粗暴对待也不会掀开封面脏了里面页面。

    “你这算不算诅咒为师一去不回?”宋廷煜瞪眼说。

    “万一,我只说万一,小说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李云涛赶紧解释说。

    “哼,万一我回不来你就照我说的去御剑门找我师兄收留你。门里长老自会教导你。这哪里的小说话本,回头我要瞧瞧去。”

    “那师傅若一去不回?”李云涛望着他,心中忐忑的询问道。

    “便一去不回好了。”宋廷煜说着,一把将斗篷掩住身体,单手捏住斗笠一角,单手提了剑,快步往猫妖指出的方向离去,眨眼光景已经下了这处沙丘,沿着背光的阴影里前进。

    “就不能不去?”李云涛望着那背影,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猫妖在头顶斗笠上一蹬,跳下地去。

    “臭小子赶紧的吧,风里的味道越来越近了,魔兽距离这里不到一里。现在有沙丘挡着,你看不见它们,它们也找不到你,我们又在下风处,开溜最是方便。”幻夜往马匹处滑下沙丘。

    李云涛跟着滑下,鞋面全部陷在沙子里。

    “但老宋叫我弄出些动静,吸引注意力。”

    “这还不简单,放点血出来,魔兽嗅到血味儿自然就会发疯一样的来找你了。”猫说。

    “啊?自己切自己?”

    “怎么,英雄好汉还怕放点血?闭上眼一咬牙,只要刀子快也就一下子的事儿。”猫说

    “那万一紧张用力太多,切多了怎么办?”

    “你个废物,想做英雄好汉还怕疼?你不会睁着眼切啊?算了,不切也行,撒泼尿也是一样的,这几天你们喝的水少,味道应该不小。但效果肯定没有鲜血好。这时候你就只能赌了。”猫不屑的甩了甩尾巴。

    “赌什么?”

    “赌这批出来探查的魔兽没有主人跟着约束。”

    “这......”李云涛心下踌躇,撒泡尿就跑自然是最省事的,但这么一来如果魔兽没有跟上自己,那师傅那边的行动便要受到影响,这岂不是影响到了为人类国度侦察潜在威胁的伟大事业?

    “不过如果反过来想,如果这里留下一滩血,如果真有你说的魔族在里面,会不会让他以为是故意要引走他从而布下陷阱,于是引发魔族的怀疑?”

    “这种可能当然也是存在的。哎呀,你们人类想的真多,这肚子里都是花花肠子,怪不得大多数妖都玩不过你们。”猫妖烦躁的用爪子踩踏着柔软的沙地,两只小小的黑色前爪没入细沙内来回搅动。

    “既然如此只流一点点血滴在沙子下面,技能引诱到魔兽,又不会被魔族轻易发现,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吧。”看见猫咪在玩沙子,李云涛突然眼睛一亮。沙子,可以掩埋很多痕迹,只要不在一个位置滴落太多血液,就算被挖开也发现不了。

    想到就做,此时也没有更多犹豫的空间留给自己了。猫妖说魔兽已经在一里以内,虽然有沙丘阻碍,上下攀爬沙丘过来的路程绝对不止一里,可同样已经是很危险的距离。

    他抽抽腰后箭筒里的弩失,用锐利的钢尖刺破自己左手食指。事实证明她的弩失箭头并没有想象中来得锋利,没能在感受到疼痛之前就刺破手指。

    努力的挤出血液,滴落到几处位置贴近的沙地上,再用脚底揉搓沾了血的沙子,把聚成小团的沾血沙砾掩埋在表层下方。

    “嘶~呵呵呵嗷~”

    风里传来几声诡异又熟悉的嘶吼。

    “哎呦,还是你的老朋友呢。”猫妖幻夜跳上军马头顶,看着慌忙爬上枣红马背的李云涛调笑道。

    “老朋友?魔兽里面我还没有一种照过面,这几天倒是听老宋说了不少魔兽有关的故事。

    既然你说是‘老朋友’,而我见过的唯有呲牙,来得是魔兽品级的六目呲牙?”抖擞缰绳调转马头,李云涛双腿敲打马腹让跨下战马尽快行动起来。

    “哟,反应很快嘛,一下子就猜到了,没错正是呲牙。呲牙这种魔兽在魔族那边就和你们人类养的狗一样,被豢养的最多。要不怎么出现大规模呲牙群的时候老宋会产生怀疑呢。

    咱们往这边走。我来指挥马匹,你负责警戒,如果看到魔兽靠近,尽管射击就是了。喵~”

    随着最后一声猫叫,两匹马的耳朵精神的耸立起来,它们睁大眼睛看着幻夜真君。接下来猫咪又叫出一连串的猫语,却看到俩匹马不住点头。最后黑猫把爪子一样,指出一个方向。

    两匹马便如发了情般扬起前蹄,后腿奋力蹬踏沙地,嘶鸣着挂上了六档高速。

    “卧槽~!牛-逼。”李云涛竖起大拇指,他赶紧稳住身体,虽然会骑马,但他的骑术其实也就马马虎虎,毕竟平日里也没多少机会骑马练习,更别说是这种狂奔了。还好之前装配好的狙击弩这几天就一直没拆,此刻挂在马鞍一侧,随时端起来绞盘上好弦就能用。

    双马只跑出去十来步,速度就已经冲起来,马蹄下方沙砾飞扬如爆,一个个蹄坑清晰的留下奔跑过的痕迹。只要来的六目呲牙不是瞎的,都会跟过来。

    这处沙丘的凹陷地只有百来米长,马匹全速奔跑很快便来到尽头,有猫妖指挥李云涛完全不用考虑引导坐骑,马儿到了尽头自然而然地转向奔向下一处沙丘间的凹陷地。

    为了最大速度撤离,绝不能去爬沙丘,哪怕看上去这样弯弯绕绕距离更远也比马蹄陷在沙丘软地里没法加力快得多。而且上下攀爬也更消耗马力,马匹全力奔跑的距离本就有限,如果加上上下攀爬时损耗体力严重这一点,能全速前进的距离就更短,在和魔兽的较量中,马匹本身就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优势,如果连这点考量都没有,当初直接放弃马匹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一旦失去用速度保持的距离优势,被追上干掉几乎是板上钉钉。更何况四目以上的呲牙是有远程攻击手段的。

    两侧沙丘在不断向着身后远去,相同的风景看得多了便会失去距离与速度感。

    马匹仍在竭力奔驰,配合马匹奔跑上下起伏身体的李云涛能够感觉到双腿间贴着的马腹正变得越来越热,枣红马的脖颈上的汗水已经汇流成小溪,未经仔细打理过的鬃毛在汗水的浸润下沾染上许多沙砾,粘成一撮一撮的上下摇摆。脖颈皮肤下粗如自己小指的血管根根浮凸,而那一颗不停的喘息声则正变得越来越粗。

    黑猫驾驭的战马尚未露出疲态,但自己跨下的枣红马显然已经累了,它正在缓缓降速。先前为了平衡两匹马的负重,李云涛把自己马鞍下刮的水囊和铁锅以及给马背上驮着的粮食袋都转移到了战马那边。

    即便如此,民马和历经训练地战马的差别还是体现了出来。由双马并驾齐驱到一字纵队。

    就这样拐到下一个弯角处时,枣红马与战马已经拉开了三个身位。

    “幻夜大爷,枣红马已经累了。”李云涛伏在马背上冲前面战马方向喊道。

    “喵~”幻夜抬头叫了一嗓子,两匹马听到新的指令,由放开四肢基本缓缓转为小步奔走。

    “小子,把弩端上,准备厮杀吧。魔兽随时会出现,我已经闻到那味儿了。六目呲牙兽的耐力在魔兽中虽然不如何出色,那也比邪兽强出一截,更不要提普通野兽了。且它短途冲刺的能力一流,速度甚至比全力奔跑的马匹还要快三成。”

    “咱们跑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被追上了多少?”李云涛依言,自马鞍边的挂架处取下弩机端在手里,开始旋转绞盘上弦。

    “如果我是六目呲牙,此刻可能已经堵在前面的拐角里 了。”猫妖舔了舔爪子。

    “大哥求你了,别再插旗了好吗?你们俩有一个算一个,咋就这么喜欢插旗呢?”李云涛快哭了,这时候他已经时分紧张,危机感就如无数根钢针一般戳刺着他的皮肤,提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有师傅在的时候,那份安全感便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他,现在这层保护没了,他才知道宋廷煜对于自己是多么重要。

    现在宋廷煜去执行侦察任务了,自己能依仗的只有自己。还有身边那只猫。

    少年捏了捏拳头,自从获得了这股新的力量以来他还从未尝试过使用,也许...也许...也许自己也是有一战之力的。毕竟与生俱来的那份危机感应,此刻还未达到先前和邪兽四目呲牙交战的那一场时剧烈。

    正在少年心怀忐忑又踌躇满志的时候,双马已经小跑着来到下一处弯道口。

    那里,一头灰白色皮肤生了写灰蓝色斑点的巨兽正四肢撑地静静的等候着自己。

    它的躯体连着尾巴已经接近六米长高度更是超过两米,马匹在它面前就像一头弱小的幼鹿。

    它低着头,将八只紫红色的兽瞳尽情展示在李云涛眼前,嘴角参差利齿间流下的唾液黏稠得拉出一道道丝线垂落在沙砾上。屡屡白色烟气自它口中随着每次呼吸断续着飘散出来。

    那高高竖起的尾巴末端是三瓣嘴已然张开,惨白的利齿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刺目。

    嗤!

    只一个照面,危机感就犹如根飞掷而来的短矛,瞬间刺透了李云涛的心脏,使得他周身血液瞬间凝结。要不是体内流转的灵力还在经脉中坚定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李云涛相信自己下一秒就会窒息而死。

    双方照面,那八目呲牙四肢脚掌指尖爪刃猛的弹出,嗤的一声刺进沙土地面中。

    李云涛连忙勒紧缰绳,要让马儿停下,再继续前进就要‘投怀送抱’了。

    “不要停,冲过去。我来缠住他。”猫妖喵叫一声猛的自战马头顶跳下,身在半空那纤细的娇小身躯周围腾起一阵白雾。

    白雾的另一端,一对硕大黑色脚爪率先冲出,而后是颗硕大的毛茸茸脑袋,作为特征版树立而起的三角耳朵。白色的胡须探出头颅两侧,粗看宛如横放的柳枝。

    白雾散尽,落在傻地上的已经是一头体型只比对方略小的巨兽,它轻盈的踩踏着沙土地面,柔软的脚掌在落地承载自身重量时被微微压扁。

    那摇摆的尾巴高高竖起,上面的毛根根炸起,使得看上去比呲牙的还要更大一些。

    李云涛看着这头突然出现挡在身前的巨兽,特别是股间那被黑色毛发包裹得毛茸茸的蛋蛋,内心里五味杂陈。

    这还是一头猫,等比例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猫,原本娇小可爱的生物放大到这般田地,仅仅只是看着它的背影,无论生理上或是心理上都让李云涛感觉到发自本能的畏惧。

    它的强大毋庸置疑。

    “喵吼~好久没用这种形态了,真恶心。如果是晚上大爷我还能陪它玩玩,现在嘛~臭小子赶紧跑,我只能拖一会儿。这种形态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你别以为我真能干得过它,就错估了形式。”

    两马得了幻夜真君的命令,撒开蹄子继续往前跑去,速度在奔跑中逐渐再次提升。而幻夜真君化身的巨猫则先一步站到八目呲牙身前,一双硕大的琥珀色竖瞳比呲牙八只眼睛合在一起都大,如果有瞪死人的那种术法,幻夜俨然一出生就具备修炼了修习这种术法的绝佳资质。

    李云涛纵马跑过八目呲牙,仅换来它一声低沉的嘶吼和焦躁的挖刨地面。枣红马不安的摇晃着脑袋哀鸣一声,在这声诡异而低沉的嘶吼中狂奔而出,几乎是如先前般全力以赴的冲刺。

    他回身看着那个正和魔兽八目呲牙对峙的巨猫,偌大滚圆的脸盘上,两只琥珀色的大眼睛好似一对向日葵般大小,别看它呲开了嘴,露出锋利修长的利齿,却仍是那副猫样。

    这个正面真的不能看,简直游乐园里摆放在门厅里迎接小朋友的大号毛绒玩具的既视感。

    李云涛心中想着,手里却端着弩机,在起伏的马背上竭力保持着身体稳定,而后在马匹四蹄腾空的瞬间,他终于找到了出手的时机,扣下扳机。

    嗖~!

    在两匹马与魔兽呲牙错身而过五十米后,这支飞速旋转的弩失拖拽着冷色光辉在空气里留下一道笔直的残影,瞬间命中了它尾巴下面紧锁的菊花。

    李云涛本想射击蛋蛋的,毕竟之前幻夜的蛋蛋给了他巨大的心里创伤。可惜呲牙身后并没有那种器官或者看起来像那种器官的生物组织。

    呲牙受创,箭簇穿入它毫无防备的后门,进入体内造成何种破坏,只看到被击破的菊花紫血飞溅,整头巨兽瞬间陷入疯狂。它就如跳帧的画面般几乎瞬间便调转过头,面向正在逃离的李云涛发出一声咆哮,后腿筋肉-根根崩起便要发力蹬踏冲刺。

    而后伴随着一声哀鸣,它这爆发冲刺的动作顿时泄了几分力道。

    “小子你坑我!这下不拼命都不行啦!!喵呜看老子幽夜连环抓!”幻夜真君哪能放过这好机会,对手露了后背,不狠狠收获一波学费岂不是血亏?

    面对强敌的时候敢把后背露出来,不拿半条小命做学费怎么行?

    黑猫的动作迅捷而干练,而且十分阴险,它扑击的时候几乎无声无息,利爪更是在即将临体的瞬间才弹出指尖,弯钩状的八根猫爪毫无阻滞的刺透呲牙后腿根上的灰白色兽皮,它张嘴一口咬在尾巴根处如同扼住了猎物的脖颈一般。菊花上流出下紫血沾了幻夜一脸。

    接下来就是野兽厮杀时无情的撕扯。

    后方再次受袭,暴怒的八目呲牙几乎瞬间回身,舞动着利爪便要给袭击者一个教训,奈何他转身回击,身体的僵硬限制了它的发挥,它的利爪和尖牙够不到背后的敌人,而且这敌人十分狡猾,自己转身它就跟着移动,始终让自己保持在不被攻击的安全距离。

    偏偏尾巴亦是呲牙兽的一处要害,特别是四目以上开了尾口拥有魔力攻击手段的呲牙,在尾巴上更是集成了众多重要且脆弱的中枢神经。

    嗤嗞~斯拉!

    幻夜猛的一摆脖颈,嘴里咬住的那尾巴根处的血肉被彻底撕裂,一小段尾椎骨暴露在空气中,筋腱再不能保持原有的拉力,在它进一步加力撕扯下尾椎骨的骨节间隙被来开,脊髓开裂,髓液流出。紫血更是不要钱的喷洒,这里竟然连着呲牙的一处大动脉。

    嗷~~~吼!!

    呲牙的哀鸣响彻沙丘。

    嗤~!

    第二根弩箭便在这时击中了目标,可惜只是命中了身躯,尽管弩失整体射进去了一半,但显然不能造成什么致命伤害,至多从箭簇那螺旋形的凹槽处多流些血出来。

    “好宝贝儿,这个角度不错。”李云涛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瞄准,发现此时的视角越来越高,极其利于捕捉敌方动作,忍不住夸赞一句。

    左手端住弩机,右手飞速算转绞盘。

    一、二、三....十二圈...十五圈...二十!

    咔哒!

    好了。

    伴随预料中机括的闭合声,李云涛再次将眼睛凑到瞄具前开始瞄准。迎面吹来一阵荒风,带起的沙子险些迷了眼睛。他眨眨眼继续寻找射击时机,却猛地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竟然已经接近沙丘顶部。不然怎么会被风带起这么多沙子。

    环顾四周,枣红马不知何时带着自己攀上了沙丘,而那匹城卫军赠送的战马则已经绕开沙丘间凹陷地的一处转角,去了另一个方向,此时望过去,背影只剩小小的蚕豆大一点。

    李云涛赶紧转身回去要重新掌控坐骑,身体却徒然一个下降,而后被惯性甩起脱离了马鞍,一只脚挂在马镫里脱不出来。

    原来枣红马爬上了沙丘顶峰,豪不停滞的笔直冲下沙丘,沙丘顶部的沙面被太阳晒得疏松而柔软,只一脚就陷住了马蹄,整匹马在惯性和自我保护的本能作用下瞬间前身弯倒,后蹄翻起到空中,整个翻了个跟头。

    马头贴着沙面一翻,打了个滚化解摔倒带来的伤害,可怜的李云涛则是被马镫带着入排饼子一样直接脸朝下“砰嚓!”一声拍在沙地里,溅起一大片松散的沙子。而后枣红马背部向下往沙丘下滑的时候,他又被马鞍压在了下面,被迫‘背着’枣红马像沙丘下滑落。

    这座沙丘背面的沙子出奇地松软顺滑,一人一马在惯性的作用下随着被太阳晒得微微温热的沙子滑落至这处沙丘底部。

    当枣红马尝试着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两只前蹄陷在沙子里却是怎么也拔不出来。它发出痛苦又无助的嘶鸣,可自己的主人正被自己‘坐’在身下。

    它尝试用后蹄站起,结果后蹄也陷了进去,而被压在它下面的主人更是早一步已经被沙子没了顶,连片衣角都看不到了。

    魔兽的愤怒的咆哮和痛苦的哀嚎接连响起,属于猫咪的声音只间或传来一两声。

    很快,沙丘另一端的厮杀声音便停歇下去。

    须臾之后一只娇小黑影窜上沙丘顶端,往下面望去,那一路冲上沙丘顶的马蹄印记无缘无故的消失无踪。沙丘下面除了一如往常的凹陷沙地再无其他。

    黑猫转头望向另一条蹄印痕迹,那是军马离开的方向。先前与魔兽厮杀的档口它瞧见枣红马驮着李云涛一路冲上这沙丘,怎么一个大活人和一匹马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它不甘心的冲下沙坑底部查找线索,然而除了沙子比平时踩的地面软了些,没有任何异常。它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线索,只能无奈转身化作一道轻盈的黑烟,往军马离开的方向蹿了过去。

    “老宋啊~对不起。我可怎么解释把你徒弟看丢了这件事,要不要装作和魔兽一战受伤太重失忆了?他大概会相信的吧,毕竟我也是出了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