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八章 气海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章

    “丫的,血亏。刚才着急芥辣汁用多了。这眼泪现在想止都止不住。”李云涛挥舞着工兵铲挖几铲沙子,擦一把眼泪,嘴里碎碎念抱怨着。

    说来也真是神奇,挖了足够埋下五头湿邪的大坑,他虽然汗流浃背却一点也不觉得累。要知道这狮蝎小的也有两米长身量,大一些的更超过三米。

    “这个世界果然不是原来的世界了,唉~”看着面前挖好的坑,他他了口气,换做以前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自己能在十分钟内挖好这么大的坑,现在嘛,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将狮蝎尸体一具具丢下坑去,然后小心翼翼在尸体表面撒上一层药粉,再用挖出的沙土填埋妥当。完成这所有工作,李云涛估计自己也就用了半小时。

    “小伙子有前途,我看好你。”他看着填好夯实的沙地揉了下鼻子,自顾自说。

    这效率简直不要太高。

    看着工兵铲回到营地,说是营地不过是暂时搁放马鞍和行李的地方。毕竟连最基础的营火都没生。

    他看见宋廷煜正在摆弄自己特制的弩机,他端在手里颠来倒去的查看,尝试着上弦,又寻觅从何处上箭,只是始终不得法。

    李云涛嘴角勾起一弯月牙,心下还是颇为自得。

    “师傅,活儿干完了。”他招呼一声将工兵铲往旁边地面一丢,锋利的尖铲嗤~!的一声戳穿绿洲表面单薄的一层浮土,插进更深处的沙子里。

    “那个上箭要推下满弹夹的机括,上弦需要旋转弩身侧面的摇把,对,像后面摇,往前摇齿轮方向不对没法上弦的。”一边靠近师傅,他一边开口指点。

    李云涛设计的弩机虽然构造复杂,不便维护,但使用起来一点不难,摇把驱动齿轮上弦更是将弩机最大力量门槛直接无视,只得李云涛几句提醒,之前就已经将弩机摸熟的宋廷煜立刻变找到了使用方法。

    一支弩箭上好,他端起弩机瞄准。

    “这弩机背上的突起是做什么用?竟还有刻度。”

    “那个是三点一线校准用的瞄具,刻度是用来调整距离的。”李云涛已经来到近前,指着宋廷煜眼前的标尺准星解释说。

    “这家伙还挺沉,不知威力如何?”宋廷煜说着,对着先前瞄准你好的树干扣下扳机。

    弩弦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一道冷色虚影笔直窜出,几乎在弩弦响起的同时几种树干。

    啪嚓~!

    矮树主干中央的树皮应声碎裂,内里紫红色的木制纤维迸裂成碎渣飞溅出来。

    残渣飞散,树干中央留下一个黝黑的坑洞,褐黄色的箭杆开裂散碎成小片,卡在中央。

    宋廷煜放下手里弩机,踱步过去查看战果。

    “好家伙,箭头已经射穿了树干。这颗树看着矮,主干却比海碗还粗些。你这弩机当真是件凶器。”宋廷煜啧啧有声的用手指敲了敲穿透出树干另一头的箭头尖端,冷厉的蓝色锻钢上沾染着丝丝缕缕紫红色的树液,仿佛染血。

    “这只箭没法用了。还好箭头没坏,回头重新做箭杆撞上就行。”李云涛跟过来,用手捏着箭头试着拔出来,螺旋型的箭簇不好拿捏又卡在树干里卡的很紧,他只能让箭头微微晃动,却是拔不出来。

    “得找件工具才行了。”李云涛放弃徒手拔箭头的想法,叹口气说道。

    “不用。”宋廷煜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螺旋形的箭簇,无视它的锋锐和染上树液之后的光滑,在李云涛眼前一点点以恒定速度将箭簇和半截断掉的箭杆从树干里抽了出来。

    啪啪啪!

    “师傅好厉害。”李云涛赶紧在一边鼓掌拍夸赞说,这句话倒是多半出自真心。

    自己方才试过,捏住箭簇往外拔时,那箭簇只微微晃动,往外却是连一毫都拔不出来。而且自己因为螺旋形箭簇刃锋锐利,捏住时也不敢太用力,就不要说发全力往外拔了。

    师傅宋廷煜只两根手指的力道,就比自己一个半大小子强出这许多。

    这就是修行者的实力么?

    李云涛对接下来的修行越发期待。

    “你这弩机杀力虽然厉害,但构造复杂不便维护,想要大规模制造成本太高,就算是将这设计献给官府,恐怕也不会被重视。不免有些可惜。但它便于使用精度又高,只需稍加演练即便是你这样的孩童也能拿在手里对怪兽造成杀伤,若是民团的村壮装备上用来护卫乡里,即便是地处偏远些的村寨,也不虞被邪兽侵扰,至少有了自保之力。”宋廷煜边踱步回营地边说。

    跟在后面的李云涛摇摇头:“不行的,武器虽好,用它的人却不一定都是好人。一旦被坏人掌握,武器越利危害越大。这弩机就是我给自己做的,断不会让它的设计流出去给其他人知道的。”

    “小小年纪倒是看得通透,剑有双刃,事有利弊,但求无愧即可。你想怎样便怎样吧。”宋廷煜笑了笑,找了块平整干净的草地坐下。

    “接下来一个时辰麻烦幻夜兄帮忙警戒,我要带他初次打坐修行。”他对旁边趴着消食的黑猫幻夜真君抱拳说。

    “切~用到老子的时候才想起来叫声兄弟,你尽管教导他便是,眼看着天要黑了,正是本大爷出场的时候。”幻夜懒洋洋的举起半截尾巴往身边的马鞍上敲了敲说道。

    事到临头李云涛不免既兴奋又有些紧张,赶紧学者宋廷煜的姿势盘膝坐在地上。

    “打坐对于姿势有些法门上的要求。一般来说讲求五心朝天,以便接取天地灵气化入己身。具体来说就是双腿盘膝,双脚搭在膝弯处,脚底心朝上,双手相扣,手心朝上放于肚脐下三分,也就是下丹田处。头顶百汇是最后一心,不必另换姿势。”宋廷煜一边解说一边盘膝而坐做出示范。

    李云涛有样学样,也在地上做好,但到盘膝脚底心向上这个环节却遇到了难题。他脚筋太硬掰不过来。

    “你不是跟着你爹练了八年武,怎么连筋腱都未打开?”宋廷煜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李云涛,最后见他实在掰不过来,只得摇摇头拆开自己的姿势,到他身前蹲下。

    “无妨,打坐冥想是修行的入门,每年门内也会收些权贵子弟入门教授修行,他们来时一个个身娇体贵,功底甚至远不如你的也大有人在,所以门派在开筋阔腱方面已有些成熟的法子。你忍着点。”一边说,宋廷煜伸出一只手俺在李云涛大腿处,另一只收捏住脚踝。

    嗷~!

    李云涛的嚎叫声响彻绿洲。

    “不想把邪祟都引过来,你就给我憋住。”

    李云涛赶紧咬紧牙点点头。

    宋廷煜使用的开筋法与李云涛所知的颇为不同,在李云涛感受中,他手指尖按住自己身上的穴位,下一刻便有一股热流侵入自己体内。初始只觉得有些热,待他开始顺着筋络梳理移动时,这种热就成了一把插进自己筋腱缝隙里烧得通红滚烫的刀,沿着筋肉之间的纹理一点点前进,将筋膜肌腱切分,再在每一段落处切上一刀,以达成拉长筋腱的目的。

    他感觉自己就像那案板上的肉,不,甚至还不如!案板上的肉只需挨磨得锋快的利刀,自己却是被烧红的烙铁刀切着玩。

    嘶嘶嘶~!

    李云涛不住的吸着冷气,竭力忍耐这度秒如年的痛苦时光。“苦不苦想想革-命老同志,小学课文里的烈士可比我惨多了。李云涛你挺得住的。”李云涛死死咬着牙关,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回忆那些曾经的记忆,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汗水自眼角划过,嘴唇止不住的上下打架。

    莫名的,从最初被疏通的穴位处生出一种从所未有的舒畅感觉来,好像堵在喉咙里许久的粘痰被咳出,又仿佛阻塞多年的脑血栓骤然消失,或者是久不活动的身体痛快淋漓的大汗了一场。

    啊~~呵~嗯~哦~

    伴随着李云涛压抑的各种轻哼,他全身毛孔都在宋廷煜的摆弄下张开,疯狂向外排汗。

    十来分钟之后宋廷煜已经将他双腿穴道脉络疏通,开阔筋腱不过是顺道的附送。

    “好了,我已帮你梳理了一次腿部的脉络,在进入修行时你该比寻常人获得更多好处,本来疏通经络应该在更安全的静室中进行,身边还要有其他师长护法。而时机也最好挑在筑基之前,这样筑基时引导入体的天地灵气趁机冲入新开通的穴道经脉,获得的好处才最多。

    但如今境况不同,你初拜我为师,我便带你深入大漠邪兽活动区域探查,也许这次深入会误打误撞进入邪魔盘踞的大本营也说不定。此时多给你些好处即是为了一旦遇到生死时刻,你能多谢保命的机会。”疏通李云涛双腿经络,对宋廷煜来说显然也是一件辛苦差事,此时他脸颊微微有些发白,嘴唇血色也褪去许多,额头能微微见到些许汗珠。

    他面色严肃的对李云涛陈述出当前师徒二人的境况。

    “别看这次遇到湿邪一切顺利,甚至这湿邪对我二人都算不上威胁,这湿邪只是混合兽,虽是怪兽却仍算是野兽范畴。

    但如果换了遇到的是其他邪兽或者魔兽,甚至魔头,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即便是最寻常的魔头,我也必须全力以赴才能保证在自己不受伤的前提下将其击毙。魔头其实只算难缠,魔兽则更要凶悍恐怖得多。等你见识之后便会知晓,我只说与你听你也体会不到它们的可怕。”

    “现在五心向上盘膝静坐。”

    李云涛听完师傅毫无保留的陈述,心中有些感动,能毫不隐藏的说出磁性的险峻,师傅其实是隐晦的示意自己如果现在要撤退回去,还来得及。这么一来这一趟便是师傅宋廷煜单人独行执行侦察任务。

    边塞斥候的工作有多危险,仅听老爹说起每年谁家儿郎又死在外面便能窥见一二。师傅这一趟凶多吉少,显然也是不想自己小小年纪随自己葬送荒漠,死得无声无息荒废了大好人生。

    “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温室里的娇花可做不了降妖伏魔的壮举。”李云涛目光炯炯的看着师傅,依言盘膝坐好。

    “那便开始了,闭上眼睛。”

    李云涛闭眼,触感中两根带着些微热量的柔软指肚轻轻按压在自己额头中央。师傅那能徒手拔出树干中箭簇,握上剑能轻松斩杀邪祟魔怪的手竟完全没有父亲常年练刀那般粗粝。

    “平静精神,收束心神,听我细说。

    天地之间有灵气,人体本自天地而生,虽借母胎而出,却先天出生之时便携带着一缕天地灵气。

    此即为先天灵气,先天灵气最为精纯,随着人生长,先天灵气会不断缓慢增强,但精纯却已不再,因为后天吸入各种杂气会变得浑浊不清。

    人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便是将自身仅剩的精纯真气分化出去作为种子传递给下一代。当所有精纯灵气用尽,人也步入暮年,身体每况愈下迅速衰老。而这一点女子比男子尤甚,生产越多衰老越快。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地方或者江湖门派有修习童子功的法门,能使人保持更持久的身躯强度和旺盛精力。只不过这注定是偏颇手段,非是正道。

    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阴阳调和方是天地大道。

    咳咳!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就说到这,你若问为师如何调和阴阳,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双修呗。”李云涛心里念叨,小说里多了去了。

    “人体分为上中下三座丹田,上单田于头顶百汇,又名天府。中丹田位于胸腔正中,非是心脏,修为达到一定高度作用却如第二颗心脏,所以又名心府。下丹田在肚脐下三分,会阴-穴往上。却是气海所在,所以又名气府。”

    “天府主神,神念强弱多寡由天府开阔与否决定,神念越盛精神越强,可以施展的手段难度越高种类越多。心府主精,精是为血,主管体内气血,心府越强身躯体魄便越强悍。气府自然是主气,掌管体内灵气,气府越壮气海越开阔,由灵气转换来法力也越多。灵气于内,可以配合精血施展体魄功夫;于外,可转换成法力,用来驱动天地灵气释放各种术法。”

    “精气神三者相辅相成,虽然我们一般会择一主修,但总体上还要保证在一个平衡线之内。”宋廷煜继续说道。

    “懂了,神念是方向盘和油门,精血是车身,灵气是油和武器弹药。”李云涛嘀咕出声。

    “方向盘,油门......什么东西?收束心神!”宋廷煜一个弹指敲在他额头中央。

    “现在正式开始了。一般来说入门修行要先感应自身先天灵气,培养先天灵气促使其茁壮成长,所以修行年龄越小,入门越容易,你现在的年龄来说有些大了,不过仍不算太晚。而我又给你吃了这湿邪前螯的肉,有外力补助可以让你更容易感受自身先天灵气所在。”

    “之前你吃下湿邪前螯肉之后是不是觉得下腹处发热?”

    李云涛不敢说话,只赶紧点头。

    “那就是气海的位置,湿邪前螯的肉内蕴藏了它体内生命能量精华,被你食用之后会被自身先天灵气发自本能的吸聚到周遭,用来填补自身。但那终究只是本能,效率自然不高,一旦时间稍久,这生命精华便会散入你周身四肢经脉窍穴,虽说好处仍是在你体内没有浪费,但先天灵气得到的好处就只有寥寥,聊胜于无。除非你常年食用这等珍贵食材,日积月累下方能有机会感受到先天灵气进而驾驭,打开气府。进入你们江湖武林所说的先天境界。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凡人的武林,先天极境便是终点,要突破先天极境进入下一个境界筑就超凡之基,还需要其他手段,不是仅靠修行灵气就能达到的。”

    “现在,你想象下丹田你感觉有热量的位置有一颗小火苗在燃烧,它需要燃料才能烧得更旺,燃料就是火苗周围那些热流,你用意念调动它们进入火苗范围,给它增添燃料。我会从旁辅助,你只需要静下心来用心体悟。”

    李云涛紧闭双目,竭力让自己因为终于有机会修习超凡力量而躁动的心安静下来。额头眉心处,那温热指肚度过来一缕热流,进入额头深处颅腔内部,丝丝奇异的清凉浸润了他的心神,不知不觉间李云涛躁动的心绪已趋于平和,宛如一口波澜不起的古井。

    那股热流开始下行,沉入古井水面以下,李云涛的心神跟着这股热流一并往下,深入到井底,井底泥沙下,丝丝缕缕清水以几乎无法察觉的速度与井中旧有的井水互换。

    这热流沉在井底,开始在原地兜兜转转不再向下。到这时李云涛才发现井底涌上来的新水竟是热泉,而井底周围的泥沙也散发着极其细微的热量,随着他精神进一步勘察,发现这些自泥沙里涌出的细微清新水流仿佛游鱼般只在井底一定范围徘徊,偶尔有些游得远了,便会被冰冷井水同化,逐渐冷却。

    可井中的水位却没有丝毫升涨。

    他开始寻找那师傅口中说的小火苗,可是找遍了井底,也没有发现它的踪影。

    “小火苗小火苗,你在哪里啊小火苗?”

    井水虽深却极其澄澈,虽然光线昏暗,李云涛仍看得清楚,这里毕竟不是真实世界,而他也不过是精神体。

    可是周围热流即便游离出去的很少,偶尔只是一缕,随着时间推移,热流的总量也越发稀少。李云涛急得恨不得真身铺下井里亲自去找。

    实在不行用打火机点一个火苗也行。呃~不对!普通打火机在水下没法点火,得用防风防水的军用点火器。

    他这么一想,那井底泥沙中央,突然一点光辉亮起,看着和军用点火器喷出来的火一样,汹涌澎湃火力十足,但要这么烧,不知道燃料能烧多长时间?

    正想到这里,他无意中发现,井底中央那喷发着燃烧的火苗周围,丝丝缕缕的热流被吸引到它边缘便被卷入火力,簌簌燃烧起来。

    这热流竟然可以参与燃烧,那多些过去啊,李云涛用手在井底水中搅动暗流,把盘踞在井底的热流往火苗中送去。

    火苗得到他的帮助果然茁壮了几分,火势也肉眼可见的旺盛了几分。但这效率在李云涛看来实在是太差了些。

    “我真笨,用手拨能拨多少?把这水底搅出一个漩涡,那热流不就全都几种到火苗位置了,想不吃,塞也硬塞进去。”想到就干,李云涛挥舞着无形的双手,搅动整个井底的水开始旋转,他本是看不到自己的形体,只遵循这本能发送动手的意念,井水便真的动了起来,这下他信心大增,起初只缓慢旋转地井水在他的意志进一步催动下越转越快。

    很快,火苗周围的井底水流逐渐演变流转成一个涡旋,那些暖流被涡旋带动,像中心处的火苗汇集,火苗得到暖流补充,烧得越发旺盛,肉眼可见的不断成长。

    见到这一幕李云涛心中欣喜,加大力度!

    火苗越烧越旺,它出现时底子就好,是那防水防风的喷射火流,此刻已经增长成持续多长的喷射火舌。熊熊火舌带着无视井水的高温熊熊燃烧,更是将涡旋中心处的井水也烧得温热起来。说来奇怪,这些井水变热之后竟然也可以成为燃料。

    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烧!

    反正师傅也没叫停,李云涛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什么情况,虽然之前找不到火苗颇费了一番波折,现在终于顺利了,自然要保持下去。

    在外界。

    宋廷煜早已将手指自李云涛额头上取下,他围着李云涛踱步转圈,上看下看,想要看看自己这个徒弟是个什么怪胎。自己投注到他体内协助体悟打坐冥想的一缕灵气就在刚才,与自己的意念切断了联系,竟然别他给吞了!

    “第一次冥想感受体内先天灵气,竟然能吞食异种灵气为己用,这臭小子......但这一步也极其危险,若不是我切断了意念放弃抵抗,你我意识对抗碰撞,怕不是把你震成白痴。”

    “看来他是已经入门了,不用我再看着了,幻夜兄我打坐恢复法力,你且再护法一会儿。”宋廷煜对旁边的黑猫说道。

    “赶紧的吧你,趁着没有危险尽快把状态补满,后面还有没有机会安心打坐可救难说了。”黑猫幻夜从一处树杈跳上另一根树枝,那树枝连晃动都没一下。

    于是宋廷煜将背后长剑抽出盘膝而坐,将长剑置于膝上开始进入打坐冥想。随着他进入冥想,长剑上一个个形制古拙的字符吸附周遭天地间的能量,偶尔空气中浮现一粒微弱的青色光点,被牵引着落在字符内。

    光点虽不多,贵在接连不断,随着时间推移,剑脊上所有符文全部亮起,整把剑被莹莹青光包裹在内,与宋廷煜呼吸同调着发出嗡嗡共鸣。

    随着时间推移,李云涛那边整口井里的水都被他搅动,投送到涡旋中心成为那火蛇的养料。

    火蛇越来越长,越来越粗,到后来已经渐渐烧到井口,井里的水眼看就要被全部少干,李云涛这下不再欣喜,他已经傻掉了。到了这一步他想停都停不下来。井水烧干烧什么?

    难道要把井壁的石头烧化了当燃料?

    那也得能烧得化。

    还好这只是在意念里,倒是不用担心自己被烧成灰,现在李云涛的意识就站在火蛇旁边,不!已经不能叫火蛇了,这分明是一根火柱。

    没有丝毫灼人的高温,也没有一丝威胁,反而觉得亲切,好像这火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它就如自己天生而来的手脚,唇舌。

    是了,它本就是自己出生就带出来的一部分,是先天就拥有的,只是现在才被自己察觉到。

    想到这里,李云涛与火柱越发有种血肉交融的亲和。他在意念中稍微寻觅,便找到了属于火柱的那根意念控制线条,就和操纵手脚的神经线条无二。

    “总说井底之蛙坐井观天,那不妨我就到这井口外面看看这片天地到底如何壮阔。”他站在已没有一滴水的井底,抬头仰望着天空,那碗口大小的天空。

    火柱在他的意志驱动下开始自行旋转,变得越发凝实,柱体则逐渐拉长增高,向着井口方向生长。

    周围的井壁岩石已经被炙烤的变红,贴近井底的部分开始融化,溶解的液态岩石被火柱毫无留情的吮吸进内部,化作它成长的养料。似乎这本就是属于它的养料,吃进去之后它的成长越发茁壮迅速。

    意识的空间里没有时间概念,可能只是须臾,也可能过了几个时辰,火柱终于来到井口,而井底一半已经被它烧融,现在这口井里,全是熔浆和烈焰。井底的面积更是比初始时大了几倍。

    火柱顶峰来到井口似乎被无形的屏障阻隔,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李云涛便不打算收手,随性加强火势,熔浆也跟着继续旋转。

    整根火柱仿佛变成了一根燃烧的锥子,底端粗壮,顶端尖锐。尖锐的炎柱向井口发起突刺,一次不成就再来一次,失败就重整旗鼓蓄力再上,井内熔浆的液面越发升高,空间越烧越宽阔,中央的炎柱体积反倒收缩许多,同时也变得更凝实更狂烈。

    初始蓝紫色的小火苗,此刻已是接近炽白的尖锥火柱。

    走!

    炽白火柱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再次冲撞,井口那层无形的屏障在这一击下脆弱得就好似一层普通的玻璃薄膜。

    砰

    清脆的碎裂声在李云涛的意念中响起。

    点点晶莹透明的碎屑带着微弱光辉落入火柱,坠入井内的熔岩里。

    轰!!~~嗤嗤!

    狭小的井口猛的崩裂开来,赤红的熔岩柱向上空喷射出不知几许高度,而在它上面,那凝实的火柱已经先一步冲入天空,冲入这片仿佛广阔无垠的天地中央。

    再没有什么能够束缚它,它肆意的燃烧着,欢快的旋转着,与那逼仄的井底相比,这里才是本该存在的地方。

    它就如一颗新生的太阳,释放出光何热,照亮了这片天地,又如无上的主宰,统御着这里的一切。

    “既然是气海,要有水的吧?”李云涛欣喜的看着那个他新寻回的‘肢体’,摸着下巴想到。

    化作火球的先天真气开始加速旋转,无际的天穹顶端,丝丝缕缕雨滴不知从何处而来,淅淅沥沥的滴落。而之前被熔浆冲开的水井,此刻只余下一口巨大的凹坑,看上去好似大地上一块硕大的伤疤。那熔浆早被先前的火锥汲取,成为填补自己演化成‘太阳’的养料。

    这时雨水滴落,渐渐汇集成流,流入坑底一毫一毫的把大坑填满。

    彼时大地上丑陋的伤疤,此时化身成了一口蓝宝石版美丽的湖泊。

    看着大地上这块湖泊美丽的蓝色,周围干枯的大地就显得越发刺眼难看。

    “要有些生命才好,再怎么着也该有点花花草草吧。”

    随着李云涛这个想法诞生,小湖边缘岸边的土地上生出一根根寸许来长的嫩绿草芽。

    这草芽仿佛地毯,向着周边渐次铺开,披上新绿的大地开始展现出勃勃生机。

    李云涛看着那翠绿的大地和湛蓝的湖泊,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意识有些疲惫,便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想要睡一觉。

    然后他看到了两对瞪着自己的竖瞳。

    “卧槽!!?”

    他脚下如装了弹簧般猛的一抖,身体瞬间向后腾空近两米高,而后又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扰乱了自身平衡,大头向下载进了沙子里。

    半弓着身子的宋廷煜和他肩膀上的幻夜猫妖对视一眼:“怪胎?”

    “好吧,的确是个怪胎。第一次打坐冥想,竟然就打开了气海,还用引入体内的天地灵气反哺了身躯精血,初步开启了心府,看样子连天府也顺便开了。”

    “如果不是怪胎就是妖孽了。”

    “我们妖才没有这种家伙,神兽血脉从来不修炼!”

    “那还是叫怪胎吧。你看这样,怎么也不像个天才。”宋廷煜摇头叹气说道。

    此时的李云涛头载在沙子里,手舞足蹈的挣扎,就是没想到把头拔出来。到后来挣扎越来越弱,只能撅着屁股趴在沙地上抽搐。

    “不会憋死吧?”猫说

    “死不了。”师傅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