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一卷 缘分 第三节 英雄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节 英雄血

    宋廷煜飞跃而来,人在空中左手自披风下一抹,一张枯黄色长条符纸已然夹在食中二指之间,而后左手并指为剑向前一刺,发一声喊:“疾!”

    那符纸便违背了李云涛所知道的物理法则,仿佛弩机发射出来的箭矢般无视满天狂风,笔直激射向邪祟。

    符纸在激射途中,其上所绘的暗红符文便从前端开始逐字亮起璀璨金红色光芒。

    说时迟那时快,字符须臾间已经全部点亮,而后符纸无火自燃,转瞬间化作一团人头大小的熊熊火球,只是远远看着便能想象到它将拥有何等炽烈高温。

    轰~!

    邪祟之前注意力被猫咪吸引,未曾想宋廷煜人未至攻击却先到了,还是这般凌厉迅猛。只闪开半个身位便被火球砸中,爆裂的火焰瞬间将街道耀得一亮,激荡而出的炽热劲风扫在李云涛脸上,仍滚烫得面皮生疼。

    挡在李云涛前方的谷平仓本就已是强弩之末,被火球爆裂时的冲击波一掀,整个人滚地葫芦般向后翻滚了三四米,正好倒在李云涛脚边。

    “谷大哥!”李云涛连忙放开手里两个小崽子,蹲下身来搀扶谷平仓,之前一直只见他挡在前面的背影,这时离的近了才看到那谷平仓的正面早已伤痕累累,一侧脸颊上豁开的伤口足有四五寸长,两边皮肉翻卷,下方隐隐能看到口腔里的牙齿。

    而这样的伤势在他前身纵横交错,数量多到一时间都数不过来。原本的捕快短打劲装,更是碎得不成样子,比那乞丐身上的旧衣还要更破烂些。布条被尚未完全干涸的粘稠血液粘连在伤口上,稍稍扯动便撕开还未凝结的血痂,流出新的血来。

    呼~呼~呼

    谷平仓的呼吸声沉重,喉咙间仿佛积了痰,不时发出奇怪共鸣。

    被李云涛架着两边腋窝,这才反应有些迟钝的转过头来睄了一眼,更多时注意力还是在邪祟怪物身上。

    “是你小子,怎么还赖在这里没走,我不是叫你带着小崽子们赶紧滚蛋吗?”他低沉的声音自漏风的嘴里说出来,发音略显混淆不清。

    “走了,能走的都走了。”李云涛嘴里叼着剑,含糊不清的回答。见他这副样子了还挂念着身后的孩子,泪水不争气的就从眼眶里涌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那你还在这里,这两个尿裤包看着碍眼,赶紧拖走。这边我再挡一下。”谷平仓哼道

    李云涛使尽吃奶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把这百几十斤的汉子架着半站起来,挡?他连自己站稳都做不到,拿什么去挡?

    “嘿~!老子既有口气在便还是条好汉,哪用你这娃娃帮衬,赶紧滚蛋。”

    原本压在两手之间的腋窝自行上升,被李云涛搀扶着的那具躯体内不知何处迸发处来一股力量,再次挺立如松,之前还摇晃发软的双腿变得扎实起来。

    嘶~他长吸口气,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而且你看,咱的支援不是就到了。不用管我,赶紧走!”

    李云涛看着身前那条身影,第一次发觉他竟是如此高大,需要自己昂首仰视才能看得清。咬着牙点点头,李云涛拖着俩小子迅速往街道拐角撤离。

    俩小屁孩屁股拖在地上,留下两条晶亮的水痕,却还匹自不休的蹬腿挣扎,搞得李云涛恨不得一人抽他十几巴掌才解恨。

    另一边中了火球的邪祟和宋廷煜战在一处,李云涛这边说话的功夫,它们的战圈已经来回交手了数个回合。

    宋廷煜周身笼罩一层土黄色透明光罩,手里铜色大剑上下翻飞,一招一式间剑脊上亮起的一排符文在空气里留下清晰的光轨。

    锵锵!的碰撞声反倒没有谷平仓和邪祟交锋时来得频繁绵密。

    一道黑色魅影不时绕到邪祟背后,瞅准机会便撕开一片灰黑烟雾。

    得了强援到场,李云涛终于得了机会把最后两个孩子拖回街角处,待来到转角正撞见那张启明蹲在墙角瞪着大眼睛偷看战场。不自禁的,李云涛额角浮起青筋。

    “让你滚蛋回家,怎么还不走?”他压低嗓音低吼一声,双臂猛的发两把力气,将手里拖着的两个小鬼拎起来丢了过去。

    三个小孩撞在一堆,又在地上滚了两圈才稳住身子。直到这时,两个哭得快背过气去的小鬼才似乎回了些力气,手脚并用的往远离战场的方向爬走。似乎转过身不再面对邪祟和那血腥的战斗场面,他们便已经得到了安全。

    “云哥儿,怎得连我都砸,我可不是这俩个软蛋。将来要做大侠的。小石头的仇不报,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

    “还敢嘴硬!”李云涛心头邪火越发炽烈,扬起手便要将这小混蛋打醒过来。

    “我.....我要给小石头报仇!”张启明带着些委屈的倔强眼神迎着李云涛仿佛要吃人般的目光,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憋红了脸掷地有声的说道。

    报仇...嘿!谁不想报仇?

    可是...我们太弱了!弱到连在一边看的资格都没有,拿什么报仇?

    李云涛心下五味杂陈,这些年跟着老爹练武也算勤勉,没想到真到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功底还差得远了。

    连看都看不清那邪祟的动作,更何伦上去动手了。怕不是直接就被一爪子送去阎王殿报道了。好不容易孟婆偷懒一回,让自己带着一世记忆降生,穿越小说的主角还没开始大展宏图就要死在这名不见经传的边疆小镇里。

    高高扬起的手掌最后只化成轻轻的揉搓,将张启明之前就被揉乱的发型揉得更乱了些。

    “狗蛋,咱们现在过去就是给谷大哥他们拖后腿,知道么?想报仇?我也想给石头报仇,但是添乱拖后腿的事情咱不能做,你看到那怪物了,动辄就要人性命,大哥他们豁出性命与它厮杀,胜负本就难料,如果多了咱两个累赘,指不定就要再死人。

    你可是要做大侠的,大侠路见不平的时候,会希望被保护的人跑出来拖后腿帮倒忙吗?”李云涛好不容易压下了心里激荡的愤怒和冲动,耐下心来与张启明讲道理。

    这小子平时虽然顽劣,却也是所有孩子里最精明的,道理总还是听得进去。他脸色白了白,低头嗫喏的说:“那我现在是被保护那个路人咯。”

    李云涛嘴角勾了勾。

    “那...云哥儿,咱就在这里远远的看着总行了吧。”旋即,张启明又露出一副祈求的表情,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惹人怜爱。

    嘿~

    李云涛在他头上的手啪的一拍。

    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屁。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区别不过就是把小崽子撵走,留自己一个在这里看。

    现在嘛,似乎多一个人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回头看一眼战况,宋廷煜果然不愧是被老爹叫了声仙师,的确本事了得,尽管身上挂了彩,却仍和那邪祟打的有来有回,甚至隐隐有些压制它的意思。

    当下也不废话,他按住张启明的头,两人躲在墙角,弹出俩大脑袋往战圈里猛看。

    邪祟身上灰黑色的烟雾此刻已经变得单薄了许多,一只皮色灰白四肢伏地形似虎豹却生着个犬类头颅的猛兽再藏不住真身,它那在身后来回摇摆的尾巴末端竟然还生了一张嘴,这嘴作三瓣,开合间清晰可见那错落的利齿。

    每次尾端三瓣嘴开合,便能见到它正对着的方向上,地面或者墙壁突然被看不见的力量击中,砖石崩碎,裂墙断木。

    想来石头就是死在这种攻击手段下的。

    除去尾巴,邪祟的攻击手段主要还是利爪抓挠纵跃扑咬,手段却和寻常野兽差不太多。只是它动作更快力量更猛,兼之狰狞的样貌以及凶恶的气势,一般人遇上倒是会先被吓住,再遭尾巴偷袭,多半也就交代了性命。

    宋廷煜的战斗手段在李云涛看来就精彩得多,身形矫健剑术精湛自不必说,那金光罩护体,烧去一张符箓布下的法阵,时不时丢出的剑气火球当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这是真实摆在眼前的法术,真正超凡的力量。

    有宋廷煜主攻,其实此时已经没有谷平仓什么事了,他只战在一边看似掠阵,实则动也不动,不知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这边战况正酣,西市那边却因先前的灰烟爆发乱成了一锅粥。砸落下来的残垣断壁、碎石砖瓦造成的危害自不必说。西市本是牲畜交易的所在,暂存在那边兽栏里的牲口受了惊吓,此时撞破围挡的栅栏四处逃窜,也不管挡在身前的是人是车还是墙,低着头就顶撞过去,着实引发了不小的混乱。

    兼之又有火起,被荒风吹得火势迅速壮大,窜起的火头哪怕是大白天,又蹲在中央大道这便墙角里,李云涛和张启明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滚滚而起的浓黑烟柱就算荒风呼啸,一时间也吹不散,斜斜的插上了百多米的天际。

    牲畜的吼叫声,人的尖叫声,呼号灭火声,冲撞和崩塌声,哀嚎声,乱糟糟的随着荒风的呼啸一并揉乱成一团丢进了李云涛耳中。

    就在这混乱里,那邪祟怪兽和宋廷煜再次错身互换一次攻击,宋廷煜的剑在它背侧带起一捧灰紫色血花,而自己身上罩着的土黄色护罩则无声碎裂成无数细碎的光点。

    那邪祟刚一落地,脚下紫色光华一闪,先前宋廷煜布下的法阵骤然亮起,深紫色烟雾自亮起的法阵中升腾而起,氤氲着缠上了它踏入法阵内的两只前肢。

    李云涛清晰的察觉到它动作似乎变慢了许多,好像两只脚陷进泥沼一般。

    好机会!他握紧拳头心里喊道。

    宋廷煜果断再次发起攻击,他双手高举大剑起了个上打式,而后大步化作流星,揉身上前贴近了邪祟,脚下踩出旋步,身体在行进间猛地一个虚晃回转方向来到邪祟左侧,腰身借着回转骤然发力,双臂挥舞的那铜色大剑剑脊上符文绽放豪光,一剑斜劈自上向下直奔邪祟后颈。

    咚~!砰~隆!

    就在这时,西市一侧宅院的砖墙毫无征兆的崩裂爆碎,距离宋廷煜和邪祟的战圈不过三五米距离,崩飞的砖石断壁中,一个人影倒飞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影响了宋廷煜的动作,也为邪祟争取了一瞬间的机会。原本行云流水挥砍下来的必杀一剑只稍停滞了那么一瞬,剑势和剑速便落下了几个层次。

    它趁机前肢弯曲整个前半身往右侧倒伏翻滚,动作即便缓慢却仍是行之有效的让出了小半个身位。

    冷芒四射的铜青长剑剑刃掠过邪祟后颈,却未能将整条脖颈斩断。

    呕吼~呜。

    邪祟发出低沉的哀鸣,身体滚地转了两圈,再次站起时,左侧小半脖颈血肉断开,隐隐能看见包着紫红色血肉薄膜的颈骨,却只少量血液流出,这一剑没能伤到要害血脉。

    这些都不是李云涛关心的了,他在那道破墙而出的身影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认出来,这不是自己老爹李砺锋还能是谁?所以第一时间将注意力投注到老爹身上。

    李砺锋狼狈的摔落在地上,翻滚了数米才停下冲势,摇晃着用刀杵在地上,支撑着半跪于地。

    呸~

    一口带血的唾沫随口吐向一旁,李砺锋左手俺在地面,右手松开刀柄扶住左臂,整个身体重量向左倾斜,肩膀一抖一压。

    嘎嘣,嗤

    脱臼的左肩被他硬生生装了回去。

    这个过程里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破碎的围墙内部,待装好肩膀,他重新握稳衙刀,一边活动着有些不适的左肩,一边脚下发力弹身而起。

    “我就道狗洞里能藏什么好东西,果然是一窝脏货。”言语虽然轻蔑,李砺锋的面色却冷冽凝重。说话间他把手中刀抖出个刀花,将粘在刀刃上的灰紫色血液甩离大半。

    在对面院墙里,一头同样灰黑烟幕缠身的邪祟缓缓踱步而出,呵呵的低吼声充斥着压抑不住的敌意。

    它与正和宋廷煜交手的邪祟不同的是,它只有一对蓝紫色眸子,眸中的紫色比另一只少了许多。

    “其他人呢?”宋廷煜面色阴沉的瞟了眼新来的邪祟,又将注意力投在自己的对手身上。

    “我干掉一头,其他兄弟引走了一头,还有两头,这里一个,另一个不知道趁乱跑到了哪儿去。”李砺锋回答。

    正说着,另一边房顶上一团灰色烟幕矫捷的跃落地面,成为了邪祟一方加入战团的新战力。

    “这种邪兽叫做‘呲牙’,群聚行动,四目呲牙组建的族群一般有六到八头。先前一照面我已做掉一头,你这边干掉一头,其他人引走一头,这里有三头,那少还有一头不知藏在哪里。”宋廷煜沉声分析说。

    “那如果多的话,还有三头。”李砺锋咧咧嘴,这可有够受的了。“三头却也不是搞不定,只不过...要死更多兄弟了。”

    他脸色阴沉的睹了眼立在战圈外的谷平仓,眉目间战意愈发浓郁。

    “呲牙竟然会在城里筑巢,你们小吉镇巡捕平时都干什么去了?”宋廷煜脸黑得仿佛能刮出锅底灰。

    “这事发了一共三天,之前一切如常,我们每天巡逻都不曾懈怠,何况西市这边鱼龙混杂,兄弟们断然不敢敷衍了事。”李砺锋眯着眼睛思索说道。

    “既然先前没有异常,那能解释的就是这些邪兽从城外挖洞进来......”宋廷煜说道这里呼吸也变得沉重了几分。

    如果是有组织的挖洞进城,那么眼前这头四目呲牙就绝不可能是族群的领袖,它至多算是带头的先锋。

    “挖洞进城?这些畜生野外的兽类不够吃么,进城找不自在?”李砺锋舞动衙刀,此时正一头双目呲牙扑将上来,一双虎豹般的利爪锋锐的爪刃伸展到极致。

    锵当~!

    老李动作利落的挥刀斩向爪子关节处,刀刃后发先至,逼得那呲牙不得不收拢动作,用爪刃和刀刃硬拼,被老李利用侧面切入的角度斩掉了一枚爪刃。灰紫色血液自伤口处洒出,落地后嗤嗤作响,腐蚀出几缕白烟。

    “呵,你懂什么,邪兽不同于妖,它们...是要吃人的!野外未生灵智的野兽,只有实在无物果腹的时候才会拿来打打牙祭。”

    要不然妖族怎么会和人类修行者结盟,生出灵智的兽类经过修行筑基方能化妖,而这些小妖也在邪魔的食谱上。

    当然这些话宋廷煜是不可能说给李砺锋知道的,当下唯有一战,哪有那么多闲时间解说这些。

    对话间,两人又与三兽互换了几个回合,有了之前被阵法束缚的前例,四目邪祟明显谨慎了许多,只让两头属下主攻,自己则伺机偷袭。

    这结果便是一头双目呲牙在宋廷煜手地下走过两个回合,就受了重伤,眼看着再有一次机会,就要丧失战斗力。

    补上了法盾的宋廷煜剑术精湛凶悍,动作矫捷迅猛,根本无惧与双目呲牙对攻,而李砺锋那边虽说只能勉强压制一头呲牙,却也已经可以替他分担压力,而不是拖后腿。

    至于战场边缘,那挺立不倒的谷平仓,两人都未再提及。就让他默默看着吧,看着兄弟们为他报仇。

    吼~嘶嘶!!

    四目呲牙低头发出诡异的啸叫,低沉的音波刺激着人耳敏感的薄弱区域。

    “不好,它在呼叫同伴!还有呲牙藏在城里,你挡着这俩,我来解决带头的。”宋廷煜面色一惊,本来稳扎稳打逐渐有利于己方的战局眼看就要因为对方呼叫支援陷入被动,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他左手再取一张符纸,往自己上空丢了出去,符箓无火自燃,化作一团淡青色的光圈笼罩了方圆一丈范围,正好将自己和四目呲牙一并罩了进去。

    挡罩子扣住地面,李云涛发现视线里那邪祟虽然还在低吼,自己却再听不到那诡异叫声了。

    紧接着宋廷煜又捏出一张符纸在左手指尖,单手提了青铜大剑冲向四目邪祟,邪祟第一时间听了低吼,迅速向后退去。尾巴上的三瓣嘴连续开合喷出无形的能量弹。

    宋廷煜身上土黄色光罩荡起光晕涟漪,终是在第三次攻击中再次碎成无数光点。但他似乎全无所决,依旧笔直冲锋,左手符箓往剑锋上一穿,转瞬燃烧殆尽,可燃起的火焰却未就此熄灭,它竟进而燃遍了整个剑身,将长剑完全包裹在了这层火焰之中。

    电光石火之间,宋廷煜已经完成了踏步躬身持剑挥砍的动作,这一次再无人打扰,他动作一气呵成快得仿佛带出了残影。

    远处的李云涛便看到那仙师突然瞬移般前冲两步,当第二步落地时手中剑已经在半空里画出一道近乎完美的赤色光弧,一道月牙状的火焰剑气瞬间自光弧处迸射而出,那邪祟绷紧四肢刚做出躲闪动作就已经被火焰月牙命中。

    熊熊阳火瞬间将邪祟点燃,它似乎承受了无法形容的痛苦,在火焰中满地翻滚、挣扎、绝望的哀嚎。健硕有力的四肢,锋锐的利爪将青色石板铺就的官道抓挠出无数碎裂抓痕。

    宋廷煜发出这一击,胸膛上下起伏,脸色比之先前苍白了许多,原本润红的嘴唇只余少许血色。

    另一边以一敌二的李砺锋已经陷入苦战,单打独斗他的确不怵任何一头呲牙,但两头一起上他的招架防御就显得捉襟见肘了。才短短几个呼吸,身上就被利爪制造了数道伤口。

    万幸的是旁边身形鬼魅的黑猫帮了他一把,没致命伤出现。

    但场面仍旧无法乐观,因为长街周围的房顶上,又出现了三头浑身缭绕着灰黑烟雾,状态看上去仍旧完好的邪祟。

    而其中一头,赫然就在李云涛身侧的大宅屋顶上。这家宅子坐落在城东侧,算是大户人家,宅子里最高的建筑是一栋二层木楼,此刻那头呲牙就立在木楼房檐上,俯瞰着官道上的战场。它显然也在犹豫是否要加入战斗,毕竟呼唤自己过来的头领四目呲牙已经被干掉,对手的实力明显强过己方。

    李云涛百试不爽的危机感再次发挥作用,他背后打了个机灵,转回头往危机感指明的方向看去,正好和那对蓝紫色的闪光眸子对上。

    咕噜

    他咽下口唾液,手里握紧铁剑。

    看来这次是没得跑了,老爹显然顾不上自己,宋廷煜那边哪怕缓过劲来也得对上另外两头怪物,哪有时间过来救自己。

    ‘失算啊,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说来话长,实际上战斗打到现在也不过才不到十分钟,期间各种变化兔起鹘落,小吉镇县衙的衙役以及负责镇守边城的城卫军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巡捕房和仙师的官方组合已经与邪祟群怪拼斗杀伤了数条性命。

    如果这时有城卫军或者县府的衙役介入,场面上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好歹自己的小命有个最低保障不是?

    心思转的再快,也改变不了事实,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此时只能想办法自救。

    李云涛拍了拍张启明脸颊,让浑然不觉的小家伙转回头像战场的目光,指了指自己所在街道的拐角对面那家宅子的墙根处。那里正有一口狗洞,以张启明的孩童身材,想要快速钻过去显然不难。

    自己的话就需要费些时间,但邪祟不会给自己留下这些时间逃跑。更何况它已经发现了自己。

    “钻进去,别废话。”李云涛说完不待张启明回应,已经左手拉着他衣领把他拽到正对狗洞的方向,抬脚在屁股上就补上一脚。

    一脚踹开张启明,李云涛毫不犹豫的向着另一边扑了出去。

    他单手接地,身体就势在地面上团身一滚,已经回到了战况正酣的中央官道。而在他身后,之前遮蔽自己和张启明的宅院砖墙已经在邪祟的朴击冲撞下碎裂坍塌。

    这面成年人用大锤锤击数次才能毁坏的墙壁,在怪物爪下竟是不比薄木板来得更结实几分。

    妈呀~!

    到这时张启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来不及庆幸自己捡了条狗命,更来不及感激李云涛给他屁股上那救命的一脚,只手脚并用的一溜烟爬进了对面宅子的狗洞里。

    “丢死人了,我张大侠竟然为了苟且偷生钻了狗洞,日后有何面目见江湖父老?”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动作丝毫不慢,钻进去之后甚至还有胆子转回头来张望。

    青色砖石崩落翻滚,带着烟尘砸在李云涛脚边,而那头双目呲牙破坏了墙壁落地之后,距离他也不过两米。

    咚咚咚咚~!

    心脏仿佛就在喉咙口里蹦跳,李云涛手里擎着那生锈的铁剑也顾不得形象,赶紧又向侧后方连续赖驴打滚般翻转出去几圈。最算是个从没上过斗场生死相搏的雏儿,他也知道这时候绝不能把后背露给对方。转身拔腿就跑固然最快,死的也快。

    李云涛自信自己是跑不过邪祟的。

    维今之计能救自己一命的,只有那个先前保护了自己和一群孩童,如今仍挺立在战场边缘的独臂身影。

    “谷大哥救命啊~~”李云涛的翻滚和危机意识起了作用,竟神奇的躲过了呲牙邪兽的第二次扑击。

    管他姿势狼狈还是不雅,能保命就行。他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谷平仓的身畔寻求帮助,却没收到一点回应。

    待转过身看到谷平仓的正面,这个汉子立在那里,手里握着断刀,身形双肩下塌,未经处理的左臂断裂伤口已没有血液流出,他瞪着眼睛,瞳孔却已经扩散,那健硕的胸膛也不再起伏。

    却是已经在李云涛不觉间,战死在这场战斗中。

    “谷...大哥...”李云涛咬着牙,泪水不争气的模糊了眼睛,现在可不是哭鼻子的时候,那头追着自己的邪祟已经再次扑来,只不过因为他躲到了谷平仓身前,让谷平仓的尸身搁在了自己和怪物中间,邪祟这一扑的目标便改成了已经死去的谷平仓。

    能不能成功机会只有一次,逃跑终究不是得救的最佳方案。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才是正确的态度。

    李云涛咬紧牙关,屏住呼吸双目死死盯住扑来的邪祟,它一只利爪落在谷平仓肩膀上,一只落在他腰间,锋锐的爪刃轻易破开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躯,将血肉无情的切割分裂。紧随其后它那张开的大嘴,参差的獠牙拖拽着腥臭的馋涎一口咬合在他的脖颈上。

    这次攻击如以往许多次的经验,它顺利的将猎物扑倒在地上,而后便咬紧了牙关开始撕扯脖颈伤口,要彻底将脖颈破坏,解除猎物最后的抵抗。

    李云涛眼里和心中叫做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他再无一丝畏惧,若是先前只是为了保命被逼无奈而行动,此时则是自己主动要发起复仇的进攻。

    先前小石头的仇,现在谷大哥的仇,一并结算一下吧。

    他让开了怪物扑到谷平仓的身位,双手握紧铁站在侧边就等着它撕咬谷平仓尸身的一刻。

    那双手背青筋坟起,关节因为过于用力已经泛白。

    呲牙咬紧脖颈后,脖子向后拉拽用以撕扯猎物血肉,因为嘴里咬着猎物,身体全身重量压在猎物身上,整体动作便有了片刻迟滞。李云涛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瞅准那怪物撕扯时的一个停顿,铁剑闪电般对着其中一只闪着蓝紫色光芒的眼睛,突刺!

    这是跟老爹学武之后,学习的最基本三个功架之一,从四岁开始习武,如今已经八个年头,这突刺更是不知练了几万次,肌肉已然形成了记忆,在他踏步起式之后,所有动作便不再听从大脑指挥,他只需全部身心的盯着那个目标点,将剑刃递送进去。

    时间在他眼中似乎突然变得很慢,他恨不得自己的动作能够再快上一些。生满红锈的铁剑似乎感受到了他决绝的意志,那包裹在剑刃上斑驳的红锈竟然在突刺的过程中纷纷剥落,将平整笔直的剑身显露出来。

    一同显露出来的还有那几乎布满剑身的红褐色斑块,这些斑块在李云涛视野中神奇的开始变红,变得更加鲜艳;发热,炽热得好似刚从胸腔里涌出;发光,如同宋廷煜的符箓上绽放豪光的字符般亮起璀璨的血色光辉。

    终于,整个铁剑上的红色斑块全部点亮,那股炽热让李云涛觉得手心剑柄烫的几乎拿捏不住,而剑身上涌出的猛烈力量更是差点就将铁剑从自己手中挣脱。

    便也于此同时,绽放着鲜红血光的剑峰狠狠刺进了怪物的眼瞳,尖峰上传来的阻力几乎微不足道,剑刃随着自己的动作继续深入,笔直向着正常生物脑髓的位置。

    蓝紫色的眼瞳破碎,大量烧灼产生的白色烟气瞬间腾起。

    嗤~!

    嗷~~吼!

    剧痛,让紧咬着脖颈的呲牙邪兽瞬间松开了猎物,它哀嚎着翻滚出去,眼眶里插着那把此刻已经被赤红光芒包裹住的铁剑,以及铁剑灼烫出的滚滚白烟。

    空气里瞬间多出一股烤焦了肉的焦臭味。

    铁剑几乎毫无阻滞的被从李云涛手中挣出,在怪物和自己的悬殊力量差距下,他根本就来不及将剑从眼眶里拔出来,就已经失去了自己唯一的武器。

    呼哈呼哈

    成功了!

    成功了!!

    我真的做到了!!

    直到这一刻,李云涛才敢放开屏住的呼吸,尽情吸吮这焦臭味的新鲜空气,汗水几乎同一时间自全身毛孔中涌出,看着颤抖的双手,方才作为主手握剑的右手虎口已经不知何时开裂,殷红的鲜血正自伤口处缓缓流出。

    只不过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疼,心脏再一次没有出席的疯狂跳跃,似乎随时要蹦出喉咙,方才屏息突刺的时候,明明感觉不到它的跳动来着。

    唔,好累!只刺了一剑,李云涛感觉自己比平时练完整套老爹布置下来的操练课业还累。

    嗷嗷嗷~!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宋廷煜的注意,四目呲牙兽死去之后,他即便同时面对两只双目呲牙兽,仍是游刃有余,时不时还能帮李砺锋应付一下。

    本来以为要一对三,没想到这个半大小子半路杀出来竟能帮忙拖住一头。

    原本极其不利的战斗形势瞬间扭转,只要那小子能撑得住。哪想到他不仅撑住了,竟然还重创了那头呲牙兽。

    “英雄血...没想到那把铁剑竟是沾染了英雄血。倒是我看走了眼。”只看了一眼,宋廷煜就辨认出铁剑上绽放的红光的来历。

    “只不过英雄血中蕴藏的力量一般只能坚持片刻,片刻之后这小子还撑不撑得住呢?要抓紧些了,只是现在我法力也已经见底,单凭武艺短时间内没办法快速结束战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